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救赎 5.被遗忘的危险

5.被遗忘的危险
金木没有想到的事,本来以为能够度过平淡生活的新人生,居然一下子就波澜起伏起来。
“社团招新日?”
金木眨了眨眼,正在收拾书包的动作也停住了。
想起来上辈子似乎是有这么一件事,不过因为那时候自己身体状况外加西尾学长的原因,他根本没怎么注意这些……
等等。
金木忽然睁大了眼睛。
他知道他忽略了什么了!西尾锦!那个后来虽然加入了古董但是最初因为英过于敏锐的感觉而想要杀死英的喰种!
如果……如果现在英已经加入了学生会,遇见了西尾学长的话……那么……
那么,英他一定会被西尾学长袭击的!
这个可能性金木光是想想就觉得全身战栗,不受自我意识控制地立刻站了起来。
“呀!金木君你怎么了?!”
刚刚跟他说社团招新日的今川明衣下意识后退一步,摸了摸心口说出这句话之后抬起头来,就愣住了。
“金……金木君?你还好吗?”
“……我没事。”
听见金木的回答,今川明衣才松了口气,刚刚那个状态的金木君真是超可怕!那个眼神让人看一眼就觉得恐怖呢!没想到一向腼腆的金木君竟然有这样的一面吗……
“我现在有急事,社团招新日我会去的,很感谢你能来通知我。”金木朝着今川明衣点了点头,快速地离开了教室。
英良的课程表和作息表金木都相当了解,所以他很清楚地知道英良这个时候应该和自己一样刚刚上完课,因为上课的教学楼不同的原因,正在楼下等自己……那么,快点,快点过去!
金木的脚步越来越快,甚至没有在意自己的速度是不是超过了正常水准。
他真的太害怕了,万一……万一西尾学长准备提前动手呢?虽然知道英一定会等自己下楼,而且那种敏锐到恐怖的知觉在某方面比喰种的危机感还强,但是……但是……
那,可是英啊!
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死,死多少人都没关系,重要的是,英,绝对不能死!绝对不能!
抱着这样的想法,金木的思路越来越远,下到一楼的时候甚至想到了如果西尾锦真的动手了要怎么办,但是当他看见英原原本本地站在那里的时候,脑子里所有的危险想法都消失了,剩下的只有喜悦与庆幸。
“英!”
英良正在等着自家竹马,听见金木声音的时候马上转身迎了上去:“金木你终于下来了诶!骑士都要被晒化掉了!”
金木只能无奈地微笑:“这个设定英还真是执着呢。”顿了顿,他又笑道:“那么,为了让英不那么快化掉,今天我们去big girl吧!英想吃什么都可以哦。”
“金木你说真的啊!”英良的眼神一下子亮起来了,“哇哦,真是!太棒了!最近big girl是哥特主题哦!金木我们快去吧!”说着,拉着金木就往学校外面走。
“嗯嗯。”金木笑着点了点头,至于要花多少钱?那不是金木需要关注的问题,反正以他现在的味觉状况,吃什么差别都不大,基本上都没什么味道,所以平时吃的完全可以每餐面包了,请英吃饭当然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过,英良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眨着眼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金木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英?”
“嗯,我想起来了,之前西尾学长让我去他那里拿一点东西,金木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几分钟就回来!”
英良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表情轻松而无辜,金木的心却已经沉了下去。
眼见英良已经转身跑走,金木连忙跟了上去:“我也去吧!万一是什么很沉的东西,我也能帮英提一点的。”
英良看了看小伙伴瘦弱苍白的身体,呲了呲牙,拍肩膀:“金木你还是好好养养身体吧!前段时间不是还生病了吗?虽然说病怏怏的金木也很可爱啦!”
英良说着,手舞足蹈起来:“我记得小时候金木生病,小小的一只,缩在被窝里可怜兮兮地看着我,就像是一只小猫哦!超~卡哇伊啊!”
“英!”就算是担心着好友,金木依旧不受控制地红了一张脸,“那么久的事情了,英怎么可能还记得啊!”
“没有哦。”英良贱兮兮地笑了,“我有把和金木有关的所有事情写进日记里哦!而且还有那个时候的照片!金木简直是可爱到爆!”
金木这次是真的脸红到要快爆炸了,跟英良说的“可爱到爆”也没多大区别,他是真的没想到,英那个时候居然都拍下来了吗?分明他自己都不记得了的。
“好啦好啦。”大概是看金木都快把脑袋扭断了,英良笑眯眯地凑到金木面前,眼睛闪亮亮的很好看,“回去和金木一起看小时候的照片吧,金木的那本我记得是丢掉了吧?”
照片……
金木的呼吸一窒,原本不满整张脸蔓延到脖子的殷红瞬间消失不见,变成比雪更苍白的颜色。
那本照片集金木是在柜子和墙壁的夹缝中找到的。那是金木在被壁虎虐待之后真真正正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喰种、决意离开正常的人类世界的时候,他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中,收拾了所有值得回忆的东西,英送他的书和本子,桌面上那个和英一起参加抽奖活动得到的台灯……还有那本尘封已久的照片集。
后来那本集子就跟着他,从一个并不十分强大的金木研,变成了后来失去理智、几近疯狂的半赫者蜈蚣。
直到最后,伴随着英的鲜血,在咖啡馆中和弥天的火焰付诸一炬。
照片中的英永远都是笑着的,就像是一轮永远光明的太阳。
然后鲜血洒在了那张笑颜上,“金木研”却站在他的旁边,全身干干净净。
呵,干干净净。你有什么资格干干净净?!
曾经无数次,金木在昏暗的房间里一遍遍地抚摸那些珍贵的照片,但是那个时候,他亲手把照片扔进了火焰中。
他有什么资格和英站在一起呢?那样肮脏的他……全身都沾满了人类和喰种鲜血的他……已经坏掉的他……根本没有资格啊!
“金木?”英良收起了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严肃起来,“金木你没事吧?”
金木回过神来,勉强笑了笑:“没事,只是有点饿了。”他顿了顿,不去想自己以后要吃的食物,重新笑起来:“英不是要去学生会吗?快点走吧,不要让学长等急了。”
“饿了的话就赶快去吃东西啊!”英良嘟囔着,也不提金木的掩饰能力简直是烂透了,他想,金木想说的话一定会说的,暂时让他自己一个人待会儿吧,不过如果再这个样子的话也不太好,果然还是好好查一下金木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吧?嗯,没错,就这么干。
英良一边自我肯定着,一边把一包零食从书包里拿出来:“当当当当~~永近英良特质高级食品‘金木的专属饲料’一包,我果然很贴心对吧!”
“什么啊,不就是一包零食吗?而且饲料是什么东西啊!”
金木很快恢复了平时的样子,跟英打闹着,不知道自家好友再次准备查清楚他的事情了。
如果他知道的话,恐怕会直接告诉英他的身份吧,毕竟,不想再一次失去了啊,英。

评论(5)
热度(62)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