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救赎 7.吃饭

7. 吃饭
从西尾锦家里出来,已经是一点多了。
虽然有一份鱼烧打底,但是两个正值青春期的少年还是感觉到肚子发出一阵阵不甘的抗议。
“饿惨了诶。”英良眉毛皱得都快打结了,他一边弯腰捂肚子,一边眼神不住地往金木身上瞟,“早知道就让金木先去吃饭了!金木你也一定饿得受不了了吧!”
“还好。”金木只是弯着嘴角笑了笑。
相比起人类来讲,其实大多数喰种对于饥饿的忍耐力都是很强的,很多每月需要一具尸体的喰种直到两个月的饥饿限度才会抑制不住地去找死。而在这中间,金木是最强的那一批,上辈子刚刚变成喰种的时候因为不想吃人肉,继承了利世巨大食量的他足足坚持了一个星期才因为西尾锦袭击英良的事情发疯。现在这种程度的饥饿,不过是小事而已。
“我记得最近就有一家很不错的餐厅,英一起来吧。”
“哎?金木推荐的吗?那我一定要好好尝一下才行!”英良一下子充满了干劲,“向着金木所指的方向前进吧!!!”
所谓金木推荐的餐厅也不过是当服务员的时候经常被客人们提起来的一家人类餐厅,据说是一家中国的餐馆,店主也是从中国来的,很受人欢迎。
“欢迎光临。”或许是因为过了高峰期的原因,店面里并没有多少人,一个蓝色短发的男人朝他们走过来,笑着迎接他们。
“这里装修得蛮有特色的嘛。”
英良打量着红色的镂空屏风,还有颇具异国风情的桌椅和装潢,忍不住称赞道。
“毕竟是中国古代的风格,对你们来讲大概是很新奇的吧?”蓝色头发的男人笑了笑,“要吃点什么呢?”
“金木推荐的话,当然是金木来点单啊。”英良把手上的菜单推给金木,然后从桌子这边探出身子,把头凑到了对面,“看起来都很不错嘛。”
金木只是无奈地笑笑,不想说自己事实上从来没来过这里,但是这句话如果告诉英的话,一定会追问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里的吧?怎么说都感觉很难糊弄过去。
“嗯……那就这个吧,‘同心面’。”金木照着上面的拼音念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菜单上并没有日文的注释,只有中文拼音,还有一张张看起来就让人流口水的图片,在这一堆花花绿绿的菜品中,这个面是看起来最清淡的,对于金木来说会好受很多。
男人听见这个名字,脸上的表情却有些诡异。
“客人您确定要这个吗?”
金木有些困惑地看了过去:“请问有什么问题吗?”想了想,他补充道:“嗯,我是从其他人那里听说过这个食物,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男人的表情越发难以揣摩了。
英良也好奇地看着他,然后把菜单抢了过去。
“这个菜吗?感觉挺不错的,不过是不是太少了啊金木,你最近都没怎么好好吃饭,只吃这一点怎么行!”英良简直是恨铁不成钢地捏住了金木的脸,完全不顾及旁边还僵着的服务生,“给我多吃一点啊笨蛋金木!”
说着他又看向服务员,手还停留在金木脸上。
“再要一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个也不错,麻烦快点给我们做好啊,要饿死了。”
旁观完他们的行为之后,服务员好像想通了什么一样,重新挂上了微笑:“好的,请稍等,客人。”
不到十分钟,那碗面就已经被端上来了。
不过服务员并没有走,而是在旁边细心地讲解着吃法:“这碗面是有特殊的吃法的,客人你们可以看到有两根面条被搭在了碗的两边,我们的吃法就是一个人从一端吃起,中间不能咬断,直到把一整根吃完。”说着他突然弯腰,压低了声音,“现在店里没有其他客人,请两位随意。”顿了一下,似乎感觉这样说不够,又补充了一句,“请两位放心,我们不会歧视的。”
“……金木你听懂他在说什么了吗?”
“嗯……大概……就是面的吃法吧。”金木犹疑着用筷子夹起这边的那根面条,“不过总感觉有点儿奇怪。”
“听起来倒是挺有意思的,金木我们试试看吧!”英良也夹起面条,直接塞进了嘴里,“唔,味道还不错诶,金木你也试试看啊,不过要注意不要咬断。”
听见英良的催促,金木试着把面条放到了嘴里。
没什么太大的味道……还不错。
金木稍稍放松了一些。
不过随着面条长度的逐渐减小,他的放松早就被他自己扔到了九霄云外,直到碗里只剩下大概五六十厘米长的面条而面条的两端正藏在他和英的嘴里的时候,金木已经完全石化了。
什……什么啊!怎……怎么会是这样的!这种东西不是专门给恋人制作的吗?怎……怎么会出现在他和英的餐桌上啊!
相比起金木来讲,英良在那边只是愣了一下,就想发了病一样,全身抖个不停。
“搞什么啊,那个大哥居然是把我们当成恋人了吗?怪不得露出那副表情,还说什么不歧视,哈哈哈哈,简直是笑死我了。”英良嘴里依然咬着那根面条,表情欢乐得像是偷了腥的猫,“不过这样看来我和金木还是很配的嘛!”
金木的脸刷一下红了,嘴巴也张开愣愣的样子,但是金木有一个习惯是吃东西的时候会把一大堆扔到嘴里,然后一口气咀嚼咽下去,这是为了在有限的时间里争取吃掉更多的猎物的一个小技巧,所以他嘴里的面条因为长度的问题却没有掉下来。
“英太过分了!什么很配啊,真是……总之就是太过分了!”
英良无辜地眨眨眼,猛地站起来,迅速吃掉了两个人中间那部分面,只剩下短短的几厘米还坚定地连接在两个人的嘴唇中间。
被英良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的金木完全愣住了,英良趁机一下子把面条全吸到嘴里——连带着金木嘴里留下的那一部分。
“嗯,金木那边的果然比我这边的更棒诶!”英良笑眯眯地把最后的面咽下去,最后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刚刚回过神的金木在看到英良的这个动作之后脑子再次当机。
呜……开……开什么玩笑啊……那可是他嘴里待过的……英……英居然吃下去了……吃下去了!
看见发小呆愣的可爱表情,英良忍不住心里一笑,夹了一块儿肉塞进了金木嘴里:“好了,作为赔偿我就亲自给金木喂饭啦,啊,乖乖张嘴哦。”
金木下意识地张开嘴把筷子上的肉咬进了嘴里,直到那股淡淡的恶心的味道在嘴里爆炸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通红着脸疯狂往自己扒饭。
居然被英喂了!真是……
对面的英良看见金木回过神来,也笑眯眯地收回筷子,加了一块同样的肉塞进嘴里。
“哇啊啊啊啊啊,怎么会这么辣!!!!!”
刚嚼了一下,英良就被辣得直伸舌头,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大型的金毛犬,“金木救我啊啊啊啊啊啊!!!!!!!”
金木立刻警惕地抬起头,看见英良伸着舌头苦兮兮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自己去找水喝吧,谁让英居然这么不正经。”
英良简直是要哭出来了,他家的小天使怎么突然就黑了?不行啊金木,他真的快要辣死了啊!!!!!
“可我只对金木不正经啊,金木再不来救我的话,名为【永近英良】的角色就要彻底GG了啊!”
金木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给英良倒了杯水:“英下次好歹稍微看一下再吃啊。”
“看金木没有反应还以为没问题的啊。”英良一口气喝完水,依旧苦着脸控诉,不过说到一半儿就转为了若有所思,“说起来,金木居然不觉得辣吗?”
“欸?”金木愣了愣,冷汗一下子就出来了。
糟糕,忘了这一点了!怎么办?如果处理不当的话一定会被查出来的!
“就……就是……当时没反应过来啊,都怪英,让我太害羞了。”金木最后还是红着脸这样说道。
啊啊啊啊啊害羞什么的……这样说好羞耻啊……
“是这样吗?所以说金木还真是可爱到爆呢!”英良吐了吐舌头,又给金木夹了一筷子似乎是甜点的菜品,然后也给自己又夹了同样的菜,“这个也不错呢,甜甜的味道刚刚好,就像是前几天吃的那家feeling的冰激凌一样棒!”
见英良似乎没有怀疑,金木大大地松了口气。
简直是吓死他了,看来面对英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了。
“嗯,确实很好吃。”
低头吃东西的金木没有看到,对面英良深邃的眼神。
那个菜是酸的啊,金木。

评论(7)
热度(78)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