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救赎 12.提箱者

12.

运动会的事情似乎离他们还很遥远,而在这之前,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这一周的周六,金木一大早就把他拉到了附近的体育场。

英良当然知道是为了什么,他还知道被委托来当教练的是谁,不过他并不准备告诉金木这件事。

“欸,金木你找到教练了吗?是什么样的人啊?”

“就是我们常去的图书馆的管理员上条先生,上条先生曾经是ccg的一等搜查官,所以身手是很厉害的呢。”金木没有见过上条的身手,但是他知道这个年纪的上条绝对比不上s级的喰种,也绝对比不上自己,所以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很心虚地摸了摸下巴。

英良没有忽略这个小小的细节,但是他只是笑了笑,夸张地大叫:“上条大叔居然这么厉害的吗?不过更厉害的是金木啦,居然连这样的事情都知道呢!”

金木脸色微红:“只是曾经听上条先生说起而已。”

“不过因为请来的是ccg的搜查官的缘故,英做训练的时候一定要认真哦,”金木想起曾经了解过的喰种搜查官养成学校的培养方式,觉得有必要提醒自己的好伙伴,“据说ccg的训练方式很严格,如果英觉得撑不住的话,一定要说出来,不然很容易受伤的。”

英良抱着胳膊若有所思:“就是这样才能有能力对付喰种的吧?我记得书上说喰种的体质和战斗力比人类强大很多,即使是最弱的喰种,也具备独立杀死一个成年人类的能力。如果没有这样严苛的训练的话,恐怕在见到喰种的时候就死掉了吧?”

“某种程度来说是这样没错。”金木没有意识到英良是在套话,下意识点了点头,“不过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库因克的存在以及人数的关系。”

“库因克?那是什么?”英良听见了一个自己根本没有查到的词语,立刻问道。

金木这才发觉自己说漏嘴了,反射性地抬手把嘴捂住。

“我都听到了啊金木,捂嘴是没用的。”英良好笑地伸手拉下金木的手臂,“就麻烦金木告诉我啦,毕竟我看的书比起金木来可是少多了。”

金木有些为难,另一侧的手指也不自觉地颤动着:“没……没有什么,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英没必要知道的。”

英良的表情变得哀怨起来,要哭不哭的样子:“金木现在是不喜欢我了对吧?好伤心啊QAQ明明整天陪着金木的是我才对吧,居然连什么是库因克都不愿意告诉我吗?QAQ”

金木一下子慌张起来,虽然知道英良这家伙根本就是在演戏还是忍不住紧张:“没……没有啊……英是很重要的人啊……”

“是很重要的人吗?但是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吗?果然是被金木嫌弃了对吧QAQ”

“没……没有啦……真的没有啊!英……英你别哭啊!”

“QAQAQAQAQAQAQ”

金木对死党的眼泪(?)攻势简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没过多久就举手投降了。

“好啦……我告诉英还不行吗。”

英良瞬间变了一张脸,好奇心爆炸地竖起了耳朵。

金木叹了口气:“那我说的这些,英可不要随随便便告诉别人哦。”

“明白了金木长官!!”英良笑嘻嘻地敬了个礼。

金木看了一眼时间,大概还有十几分钟就会到约定的时间了,也就慢慢说了起来。

“英你最近看了很多关于喰种的资料对吧?那就应该知道,喰种的皮肤很坚硬,就算是最锋利的匕首也没有办法刺穿它。所有喰种能够被普通攻击伤害到的地方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眼睛。”

金木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左眼,眼球那里突然泛起一阵剧烈的疼痛,像是壁虎把针尖刺进去时候的痛感,又像是被IX刺穿留下的隐患。

他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就继续说道:“而库因克武器,就是能够伤害到喰种的唯一武器。”

“库因克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通的由库因克金属制成的武器,也就是普通的喰种调查员手上持有的武器,我们平时在街上看到的那些人,使用的就是这些。”

“而另一种,是利用赫子制成的库因克武器,因为制作材料的原因,和喰种赫子的攻击方式具有很大的一致性。一般来说被放在白色的箱子里面,由有等级的搜查官随身携带,所以ccg的搜查官又被称为提箱者。”

金木说完,就接过英良递过来的水杯,一口气喝了一半儿。

“好帅啊!提箱者什么的,一听就是帅爆了啊!”英良一脸兴奋地说道。

没想到那个看起来很猥琐的大叔居然是这么厉害的人吗?那最厉害的上等搜查官又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真的是……很好奇啊!

听见英良的话,金木却是瞬间警惕起来:“英的话,以后一定不要加入ccg才好。”

英良愣了愣。

这是他第一次听见金木用这种不容置喙的语气和他说话,和往常软萌的小金木完全不一样呢。

不过,英良很确定那就是金木,而且正经的金木也很帅气呢!

“金木难道不觉得提箱者什么的都是很帅气的吗?”

金木沉默一下,摇了摇头。

“ccg每年的死亡率,都超过50%,而且越是实力强的搜查官,遇到危险的可能性反而更大,因为他们完全就是追着最危险的喰种去的,除非实力达到有马贵将的那种层次,否则没有人能够确保自己每次都能活着回来。”

金木忍不住想到上辈子自己见到的第一个被杀死的搜查官,那个因为亲人死亡而近乎疯狂的真户吴绪。他的实力在搜查官里绝对是一流的,但还是被骤然爆发的雏实和董香杀死。

“人类的体质先天弱于喰种,即使能够使用库因克,但是库因克本身就来源于喰种,这样也不过是缩短一些差距而已。通常情况下,面对同一实力等级的喰种时,至少要有两名搜查官才能保证任务成功并且没有人员伤亡。”

所以搜查官一般都是两人一组,不仅仅是为了锻炼新人,更多的是因为人类与喰种之间的差距。

搜查官的鲜血金木见的太多了,年轻的年长的,男性的女性的,强大的弱小的,混杂着泥土和尘埃,将一地莹白的骨头和猩红的碎肉浸泡成一片,变成一滩污秽不堪的垃圾,最后被打扫战场的人无可奈何地归为一类,连死后的寂静都无法安享。

英的鲜血,是金木见过的最刺眼的那一个。

金发青年微笑着倒下的场景在脑海中一遍遍重现,眼前似乎有火光闪动,脑髓再次不安分地搅动起来,左眼蓦地传来阵阵刺痛。但是下一秒,熟悉的脸颊依旧笑吟吟地呈现在自己的面前,蜜色的皮肤呈现出旺盛的生机,而不是死亡般凋零的色彩。

英还活着,他绝对不能再次死掉——

绝不。

“英,我不想让你死。”

最后那句话,金木的声音轻到几乎没有办法听见,但是偏偏英良因为距离的原因,听得一清二楚。

英良的瞳孔不禁染上笑意。

笨蛋金木,我才不会那么容易死呢。

“原来是这么危险的事情吗?那我肯定是不会去的啦!”英良不知道第几次捏住金木的脸,“放心啦,我可是要陪着金木到老死的,万一不小心死掉了,就没有人给你做煎肉排了呢。”

煎肉排什么的……

金木很高兴能听见英良这么说,但是……煎肉排什么的,果然还是免了吧?

不过,如果英真的做给了自己的话,一定、一定会一点不剩地吃下去的!

金木这边跑着神给自己打气,那边英良却又开口了:“不过金木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东西的啊?我都没有查到诶。”

金木的身体微微一僵:“没……没有很多啊,我只是看的书比较多而已,而且平时也有问上条先生。上条先生知道的东西,可是比我多多了。英要是好奇的话,可以再去问上条先生。”

英良看着金木紧张的眼神,还有不自觉举起来摸下巴的手,无奈地笑了。

“哟西,我知道了!”英良高举着手臂,“一定要把上条大叔知道的所有事情都挖出来!这样才不负我名侦探永近英良的威名啊哈哈哈哈!”

英的中二病还没好啊……

金木看着周围人的眼神,脸有点儿红,连忙拉了拉英良的袖子,小声说道:“英,声音太大了。”

“诶?!!!有吗????”


评论(2)
热度(58)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