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救赎 14.一定要知道的事情

14.

“咳咳。”一边传来的咳嗽声提醒他们还有一个旁观者,金木脸腾一下就红透了,觉得简直是丢死人了!英良也在心里暗搓搓地扎自己新认的老师的小人儿。

让你打扰我和金木!

“嗯,金木君的体质和我想象中一样好,所以可以直接开始进行ccg格斗术的训练。”“ccg格斗术”这几个字被上条念得很重,“至于永近……”,他停顿一下,毫不留情地吐槽,“老实说我还没见过这么弱鸡的后辈呢。”

……

“臭老头你说什么!!!!!!!!!!!!”

金木连忙拉住差点蹦起来找上条拼命的英良,虽然说就算他不拉,这家伙也根本蹦不起来。

——毕竟是弱鸡一样的武力值呢。

不过其实就算是金木,也没有想到自家死党的体力值居然这么差,虽然确实是和他一起当了好多年的宅男……

所以,果然还是要时刻待在英身边才好吧。

金木想起之前因为身体异变而暂时耽搁下来的住校计划,决定就算被发现的危险成倍增加,也要把英拉到寝室里去。

别的不说,至少住在一起之后,他和英能够待在一起的时间就会长很多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同居生涯曾经岌岌可危,英良瞪了上条一眼之后,不甘心地捏了捏自己的胳膊,又伸手戳了戳金木的。

突然被“袭击”的金木不明所以地看他。

“英?”

往常总是精神奕奕的阳光少年颓废地叹了口气:“我的肌肉居然比不上金木的诶!真是太太太太~让人失望了~”

“……”金木面无表情地再次加重力气,引来永近-弱鸡-作死-英良的又一次哀嚎。

“金木金木我错了QAQ再捏下去就会突破疼痛感上限然后嘭一下爆掉的啊嗷嗷嗷嗷!”

“你是狗吗?”上条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这些年休养生息的好脾气都被眼前这两个小子拜没了,你们这么恩爱干脆去结婚吧!亚希子你在哪儿我需要你!“狗都没你那么黏人。”

英良看了他一眼,伸手捏住金木的脸,皮笑肉不笑:“我看大叔你是在嫉妒我们吧?毕竟大叔这样的一看就没有女朋友啊!”

上条的回答是亮出了自己的结婚戒指。

“不好意思呢,永近君,内子和我六年前就已经登记结婚了呢。”

“而且,说什么一看就没有女朋友,永近君你才是那个没有女朋友的吧?而且看样子金木君也不是你的女朋友呢。”

永近英良,K.O。


回家的路上,金木又好笑又心疼地扶着整个人都是飘着的英良,忍不住问道:“英以前认识上条先生吗?”

英良愣了愣:“没有啊,我怎么可能认识那种混蛋臭老头啊!金木我告诉你,像这样一看就是怪蜀黍的家伙你以后可要小心防范,听说他们最喜欢地就是和金木一样柔柔弱弱的美少年呢!”

“噫,英又在胡说八道了。”

“才没有!那个!臭老头!就是!不怀好意!”

“英似乎对上条先生有偏见呢,真的不认识吗?”

“真的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金木。”

“那是为什么呢?”金木还是希望英良能和上条搞好关系,这样的话至少他有一天无可避免地离开之后,能有一个不错的人帮忙看着他,保护他。

“哪有什么为什么啊……不过,大概是磁场不和吧。”英良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在无意义地吃醋(划掉)。

什么嘛,明明一个不知名的路人都知道你的事情,却一点都不肯告诉我。这样真的是很过分啊,金木。

而且——“反正他不会在意的啦。”

“是这样吗?”金木想了想上辈子也有对一些人毫无缘由的厌恶感,大概和英的感觉是一样的吧。

“不过,英你一定要认真锻炼身体,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英居然这么弱呢。”

“最不应该这样说的就是你啦金木小公主!”

金木不堪示弱地回击:“按照武力值来讲英才更符合公主的人设吧!”

“才~不是~我可是病弱设定的高贵王子~”

“居然这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新设定,该说不愧是英吗?”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拌嘴,就像是以往任何时候一样,但是……

尖叫声突然从前方传来,身体本能地往英良前面挪了挪,金木迅速看向尖叫声传来的方向,浓香四溢的血腥味迫不及待地钻进鼻腔,尖叫声中混杂着咀嚼骨头的声音。

喰种,前面有喰种在袭击人类。

意识到这一点的金木觉得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这只喰种到底是有多胆大,才会在人流量极大的闹市区袭击人类?就不怕引来高等级的白鸽吗?!

“金木。”英良也警惕地看着前面,同时拉着金木慢慢往后退,“前面好像发生什么不太好的事情了。”

何止是不太好啊。

并不想接触到喰种,尤其是英良还在自己旁边的情况下,金木拉起英良转身随着人流往后面跑,找人缝的能力简直是一级。

人群很混乱,大多数人都在往远离现场的方向逃跑,除了几个提着白色箱子的人。

提箱者。

看见这些人的一瞬间,英良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名字,确实像金木说得那样,追逐着这个世界上最致命的危险。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从小到大都敏锐到恐怖的直觉作祟,英良把注意力从ccg的搜查官身上挪开,看向金木。

金木在看那些提箱者。

平时总是温和无害的灰色眼睛露出了这个色调本该具有的冰冷,如同西伯利亚的寒风,直吹到了英良心里。金木的嘴唇抿得直直的,将脸部柔和的弧度都硬化成冷硬和漠然,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致命性的气息,不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反而像是设定好程序的机器。

金木,他的金木……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应该是捧着一本《黑山羊之卵》或者《致卡夫卡》,坐在图书馆的一角,偶尔抬起头来,对着他露出一个温柔腼腆的微笑;又或者在自己跑到他家里面的时候,无奈地笑笑,然后去厨房给没有吃饭的自己亲手煮上一碗粥。

他的金木……应该是温柔的,腼腆的,善良的,笨拙的,可爱的……

到底……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在那些金木不愿意告诉自己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英良并不觉得这样的金木不是他的朋友,因为无论金木变成什么样子,在英良面前,都是最初红着脸回应了他的小小的一个,都只是那个会因为发烧难受得哭出来的好友。

他只是在纯粹地心疼着。

除了英良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个笨蛋有多温柔,他宁可伤害自己,也不想伤害别人,这是英良心疼了很久也憎恨了很久的该死原则。

是什么样的遭遇,什么样的人,才会让他露出那副表情?

……过分。

再次看向已经快要消失在人群中的ccg时,英良已经把这些似乎站在正义方的搜查官放在了敌人位置。

很担心啊……金木……我很心疼啊……金木……

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我会知道的。

我一定要知道。


评论(4)
热度(67)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