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救赎 16.被坑了的英良

16.

“金木,在这里!”

远远地听见女生充满活力的声音,金木叹了口气,慢慢走了过去。

“今川桑,早上好。”

“太慢了啦!”今川翻了个白眼,“你对社团的事情也太不上心了吧!”

因为我并不是自愿加入的啊今川桑。

金木其实本来是想加入英良在的社团的,但是……侦探社什么的,果然还是有点勉强啊……

想到前几天去侦探社找英时几乎要被扒光的感觉,金木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好都躲着这群敏锐的家伙一点。

嗯,英当然不算。

“既然来了,我就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社团的主要成员吧!”

今川搂住身边的粉色长发的女孩子,笑道:“这是小岛惠香,就是喜欢金木你的校花哦!”

“今川桑!”小岛涨红了脸叫今川的名字,随后又红着脸问候,“初次见面,金木君,我是小岛惠香,请多多关照!”

说完,还深深地鞠了一躬。

“啊,小岛桑,你好。”金木腼腆地笑了笑,故意把这个据说很喜欢自己的女生异于常人的神色忽略过去,“我是金木研,以后请多多指教。”

“还有我,我是田中千惠,是国际关系科一年级的学生。”浅棕发色的女生笑眯眯打招呼,“总是听永近说起金木同学,我可是早就对你充满好奇心了呢!”

“原来你认识英吗?我是说,永近英良。”

金木的眼睛亮了亮。

“英他,经常提起我吗?”

田中忍不住笑了:“没错呢,准确说是每天都要提到,什么今天金木想去涉谷那边一定要把手上的工作处理完,什么听说19区那边有家店很好吃一定要找时间带金木去尝尝,最近的话就是整天炫耀金木原来是个超厉害的小伙伴什么的。”

说道这里田中叹了口气,忍不住吐槽道:“老实说,最开始半个月我们全班都以为金木是永近的女朋友呢!那样子简直是比恋人还黏糊诶!”

“谁说不是呢!我第一次看见金木和永近同学的时候,第一次后悔自己没有随身携带墨镜的习惯……”

今川也跟着说道,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嫌弃。

金木觉得脸上有点发热,连忙轻咳一声,转移开话题。

“那,这位同学呢?”

“西村微子,物理学系。”

黑色短发的女孩子冷冷地说了一句,就闭上了嘴。

“微子她就是这样啦,不过她可是我们文学社这一届读书数量最多的成员哦!”今川打着圆场,“好了,既然我们小组的人已经到了,那就开始吧!”

开始?开始什么?

金木有点儿懵。

是他忘记了什么吗?

幸好今川想起了自己还没有把今天的活动主题告诉金木,连忙解释道:“金木你是后来才加入的,所以可能不太了解。每年开学后不久我们都会举行读书推广的活动,每个小组的主题都不一样。”

金木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那我们小组的主题是什么?”

“啊,这个啊,金木你待会儿就知道啦!”

今川的表情突然有些尴尬,面部肌肉僵硬地颤动着扯出一个难看的微笑。

金木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这种预感直到他和其他成员站到上井餐厅门口,拿着一本橘黄色封皮的《倘若我在彼岸》时,真正变成了现实。

金木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现在退社还来得及吗?!

“哟,金木君。”

陌生的声音传来,金木疑惑地转身,在闻到对方身上气味的时候认出了人类的身份。

“片山学长。”

“远远得看过来就觉得是你,现在看来果然是啊。”

来自于侦探社的副社长片山佑懒洋洋打着招呼。

“怎么,永近那小子今天居然没有跟一只黏糊糊的金毛犬一样扒在你身上吗?”

这是什么鬼形容啊!

金木无奈地回答道:“我今天有社团活动,所以英一个人出去了。”

那可真是不寻常啊。

片山若有所思地挠了挠脸颊。

永近那家伙的设定不就是时时刻刻黏在竹马旁边闪瞎所有人的眼睛吗?这次居然一个人跑出去了。

不寻常,太不寻常了。

想到这里,片山随手抓住旁边的侦探社成员,问:“你知道永近去哪里了吗?”

“永近吗?大概是去锻炼了吧,最近他不总是这样吗?”

“不对哦,今天永近可不是去锻炼的。”另一个学生说道,“虽然今天他走的时候拿了锻炼的全套装备,但是表情完全不像以前那样苦大仇深呢,而且居然没有带‘那个’哦。”

“说不定是忘拿了呢!。

“开什么玩笑,永近那家伙可不是会忘记带东西的啊!”

“唔,这么一说也是诶。”

“最关键的是这几天他拿了社里的录音笔和针孔摄像头啊!”

喂喂,你们真的是侦探社而不是什么狗仔吗!

“笨蛋,声音给我小一点啊!这种事情是能让别人知道的吗!”

对不起,我已经知道了呢。

金木听着,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英,是去干什么了呢?

录音笔……针孔摄像头……

该不会又偷偷自己去调查了吧?!

有过一次经验的金木忍不住一手把厚厚的书本折成了180度角。

英你这个白痴!

“……金木君果然是深藏不露呢。”

片山看着那本可怜的书,忍不住在心里为自己优秀的后辈捏了一把冷汗。

永近,希望在今天过后你还能好好活着,如果你死了,我会记得让那两个笨蛋给你每年上一柱香的。


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同伴无意识坑了的永近正拎着一杯咖啡,心情很好地走在街道上。

嘛,事情总算有点苗头了,接下来就是顺着这条线查下去了!

“妈妈,雏实想要那本书。”

女孩子的声音顺着风飘过来,永近下意识回头看过去,就发现是古董里那对很有可能是喰种的母女。

好机会。

“咦,大哥哥,你的东西掉了。”

故意把口袋里的钱包碰到地上的永近“惊讶”地看向雏实。

“啊,真是谢谢你啦,小妹妹。”他顿了顿,就像是刚刚认出来一样,笑道,“你们是刚刚在咖啡厅里看到的客人,还真是有缘啊!我叫永近英良,为了表示感谢,我请你们吃饭怎么样?”

“可是雏实不饿啊。”浅发色的小女孩软软糯糯地回答道,“而且雏实不能……”

“雏实!”女人喝止了女孩的话,“这没有什么,永近先生,我们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这么警惕吗?难道自己看起来很像坏人?

永近无奈地想到。

不过越是这样越是可疑啊,这位不知名女士。

“那名字和电话号码可以给我吗?钱包里有我很重要的东西,请给我一个报答的机会吧!拜托了!”

永近双手合十,诚恳地说道。

笛口凉子有点犹豫,但是想到自己的身份,还是拒绝了。

“抱歉,我们……”

“英。”

金木的声音忽然传来,永近还没看见金木在哪里,就中气十足地喊金木,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从一个温和有礼的绅士变成了傻乎乎的哈士奇。

直到金木皱着眉朝他走过来,永近才感觉到哪里不太妙。

糟糕……

这位喰种女士还在旁边啊!

“英去哪里了?我找了好久。”

金木早就看见永近和雏实还有凉子小姐待在一起了,但是因为并不想用这个身份进入喰种的世界,金木就假装自己根本不认识她们。而金木的演技在面对除了英以外的人的时候,无疑还是相当出色的。

“没什么啊,我就是去了咖啡厅一趟。”英良打着哈哈。“我记得金木你之前很喜欢那家店的咖啡,所以就去了一趟,还带了一杯给金木你哦!”

英良很庆幸自己还记得找雾岛小姐再买一份咖啡。

是这样吗?

金木接过咖啡,因为那股熟悉的味道黑了脸。

没错的,这是古董的咖啡,附近只有这一家的咖啡会是这种独特的味道。

英……

你又在冒险了吗?

“那我们先走了。”凉子小姐突然说到。

英良注意到她的神色有些不对劲,眼神很像是刚刚在古董看见那个利世小姐时的神色,就连那个没有什么戒心的小女孩儿,也警惕地缩到了母亲身后。偷偷打量着金木。

奇怪……

这个表情不像是认识金木的,但是既然不认识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他的金木虽然现在违反设定地武力值爆表,但是!绝对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那……好吧,”英良做出无奈的表情,“这手机我的电话号码,如果以后你们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话,可以来找我哦!我可是很有名气的侦探呢。”

“英最近看柯南看多了吗?”

金木吐槽道。

“金木你不要拆我的台啊!”

“呵呵。”


评论(4)
热度(67)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