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救赎 23.国王游戏

23

KTV里永远是昏暗的,这让金木想到了他做训练的地下管道,他第一次见证搜查官死亡的地方,还有大多数喰种寄居着的场所。

黑暗会让喰种感觉到安心。

“点歌点歌,我告诉你们,我可从小到大我可都是麦霸!谁都不许和我抢!”

今川明衣永远是他们中最活跃的人,一进包房就霸占了点歌器,英良兴致勃勃地把怀里的饮料和零食全部摆好,然后就一屁股坐到金木旁边,更加兴致勃勃地提出建议。

“我们来玩国王游戏吧!”

“国王游戏诶,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永近啊。”

片山佑挑了挑眉,一脸的恶趣味,不过随即他就掏出一副牌来,数出12张,平排放到吧台上。

“来来来,拿牌拿牌,不许不玩儿啊。”

“所以说心黑的到底是谁啊!”英良翻了个白眼,眼疾手快地抢到两张牌,随手塞给金木。

10号。

金木看了一眼自己的牌,然后就把目光转到了某人身上。

第一次的国王是……

金木依靠自己的眼力寻找到了拿到王牌的人,默不作声地往英良旁边蹭了蹭。

总感觉片山学长是一个很危险的人啊……

“哎呀,真不巧。”片山佑笑吟吟地捏起纸牌,炫耀似的抖了两下。

“让我想想……第一次的话,就不玩什么大场面了吧。”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微微放心,只不过英良还是满脸警惕地盯着自己的顶头上司。

打死他都不信片山佑这家伙会有好心肠的时候!

“就4和9咬着pocky的两端去对面包厢转一圈吧。”

金木瞬间紧张起来,他记住的牌只有国王牌一个啊!万一是英的话……打死也不要!

没等他想到为什么打死也不行,那边已经有人哭丧着脸把牌掀开了。

——虽然看上去是哭丧着脸,事实上是跃跃欲试才对吧。

“我是四号啦,社长你要不要点那么准啊!”

加藤叹了口气,随即看向其他人:“谁是九号?”上天保佑千万要是个妹子啊嗷嗷嗷嗷!!!

“咳咳。”

听到这个声音,金木一脸惊悚地看向自己左侧,英良正满脸嫌弃地拿着那张纸牌,大有把它糊在某人脸上的意思。

“不……不会吧……”

加藤立刻发出一声哀嚎,同时感受到一股凉飕飕让人遍体生寒的目光。

他警觉地顺着目光看去,却只看到了永近身边那个一脸人畜无害的黑发男生。

所以说,大概是错觉?还是说,永近的怨念已经大到化成实质的地步了?

“我是……”英良叹了口气,相当不情愿地说出自己的号码,“……我是三号!”

“……哈?”

其余的人不约而同发出一声诧异的问候,然后就是一阵难言的沉默。

“混蛋永近!你不是九号瞎起哄什么啊!”加藤只觉得自己额角的青筋都要爆掉了,只想给某个笑得一脸贱兮兮的金毛一拳。

金木倒是松了口气,只不过想起上次在中餐馆吃饭的事情,又忍不住红了脸。

英良从侧边看到金木的表情,脑电波和金木顺利接轨,然后他的耳根也默默地红了。

其实……要是现在解释那个时候他只是大脑一抽会有什么后果?

这样的想法在英良脑子里一闪而过,他一脸惋惜地看着加藤,就好像在送别一个即将进入虎口的小白兔。

“我可是在帮你提前适应啊,万一到时候你一个受不了晕倒怎么办呢?”

加藤茫然道:“什么?”

倒是有几个人猜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红红白白得相当好看,等到片山睁着一双死鱼眼难以置信地翻开最后的那张卡牌的时候,包房里瞬间爆发出大笑声。

“哈哈哈!!!”英良笑得直捶沙发,整个人都要倒在金木怀里,金木则是抿着嘴唇,双肩却微微颤动,显然也是憋笑憋得极为辛苦。

“国王游戏我是玩过,坑了自己的我也见过不少。”西村微子幽幽开口,“不过这么快就把自己坑进去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一堆人再次笑成一团,片山佑瞪着那张牌半天,最终还是自暴自弃地拆开一包pocky,拉着自从牌面揭开之后就呆滞着的加藤去了对面。

几分钟后,游戏再次开始。

第二次的国王是金木。

金木很少玩这样的游戏,一方面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另一方面也很少参加这样的活动,他并不适应这样的氛围,所以他相当单纯地让田中千惠喝了一杯果汁。

“果然和永近君形容的一样,是个乖宝宝呢。”刚刚坑过自己的片山佑这样评价。

第三次的国王是小岛蕙香。

粉色头发的女生相当害羞,她捏了捏自己的牌,选了和金木一样的解决方式。

“那就……八号喝一杯果汁吧。”

八号是金木。

金木的表情瞬间有些难看,但是除了一直观察着他的英良之外,几乎没有人发现这个转瞬即逝的表情。

金木以前很喜欢吃水果。

但是从变成喰种之后,他就离这种东西远远的了,相比起其他的肉类,水果蔬菜这种东西的味道其实更加恶心,毕竟即使是其他生物的肉,也会含有10-20的rc细胞,但是植物体内却根本不会有。

生物的进化本能让他们依靠味觉能够获得更加优秀的猎物,水果蔬菜这类东西的味道自然不会怎么样。

因为那是完全无用的。

不过现在的话,就算喝下去也不会有什么事。

金木笑了笑,端起桌子上的玻璃杯,一饮而尽。

“喝口水吧金木。”英良在一边看着他,等他喝完果汁,及时送上一杯白开水,“这里的果汁太浓了,你不是口渴吗?”

金木微微一愣,木木地接过来喝了一口,无味的水冲散了那股恶心的味道,冰冷冷的,他心里却温暖起来。

“嗯。”他轻声回答一声,完了又觉得不够,又加了一句,“你也多喝点吧,最近天气有点干燥。”

旁边一堆人莫名觉得自己眼睛有点疼。

小岛蕙香突然就白了一张脸。

接下来他们又玩了很多局,最后把唱歌的事都给忘了,一群人坑人坑自己坑得不亦乐乎,所有人多少都中了几次彩。

这一次国王是今川。

天不怕地不怕的女生之前也当过一次国王,阴险得让所有人都瑟瑟发抖,她笑眯眯地看了一圈,点了两个号码。

“十一号和七号,相互kiss。”

金木瞪大了眼睛。

什……什么啊!kiss什么的……难道不是更能勾起他的食欲才对吗!

虽然对国王游戏没有节操的传闻早有耳闻,金木还是不能相信这种事情会这么巧落在他头上。

英良一看金木红得快要爆掉的脸,就知道他是其中之一,不过对此永近总裁并没有表示不高兴,而是兴高采烈地翻开自己的牌。

“我是十一号哦金木,你是七号对吧对吧?!!我们果然是天生一对!”

片山佑险些一口血吐出来。

可长点儿心吧永近,这种话都说得出来你告诉我你不喜欢金木君,骗鬼啊?!

诶?!!!!!!!!!!!!!

金木花了几秒钟处理了一下英良的话,然后成功地呆住了。

再然后他全身似乎都红了。

今川对着他们看了又看,有点尴尬。

什么嘛……看来蕙香是彻底没希望了。

她心里叹了口气,然后就又起哄起来。

“快来啊,金木还有永近,我们再玩几局就散了哦。”

看来是避不了的了。

金木摸了摸发烫的脸颊,干脆闭上了眼。

英一向比他大胆得多,所以……他就等着吧。

英良没有辜负金木的信任,虽然他看着金木的脸,也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但是还是义无反顾地凑了上去。

金木的皮肤很好,肤色很白,就像是雪一样,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因为身体一直不好,又不喜欢运动,那是一种不健康的白。但是最近慢慢变好了,

金木的头发有点干枯,大概是最近又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金木比以前瘦了一些,不过不算很多,这让他的脸型更好看了,有一种陌生而熟悉的清俊。

金木的……

短短的一秒钟内,英良的目光匆匆掠过金木的脸,停留在他的嘴唇上。

粉色的,有点缺少血色,但是……很迷人。

英良的呼吸不为人知地急促起来,心脏也跳动得厉害,如果不是金木离他很近,而且听力实在是强大,也不会发现这一点,虽然事实上,他的心跳得和英良一样快。

金木闭着眼睛,整个人就像是沉浸入黑暗中,只有四周的声音,呼吸声和心跳是那样的明显。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脸上,引起睫毛一阵细微的颤动,紧接着唇上一暖,还伴随着一道湿热的痕迹。

金木觉得自己的心跳停了。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被自己甜得想谈恋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血条已空

评论(7)
热度(73)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