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救赎 24.离开

24.

这个蜻蜓点水一般的吻只持续了几秒钟就停止了,金木却觉得那种温润的触感依旧停留在他的嘴唇上,经久不散。

看似落落大方完全不在意的英良实际上也紧张得要死,几乎是僵硬着坐会原地的,看天看地就是不敢把目光分到旁边一丝。

金木的嘴唇……好软啊……

嗯,好像还有点甜……所以金木是偷吃了糖吗?要不然怎么会甜甜的呢?

如果……要是能再来一次……

英良险些从沙发上蹦起来,瞪大的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

这种想法……

他还是忍不住偏头看了看金木,发现金木低着头,耳根都已经红得滴血了。

真可爱啊,金木。

脑子里再次不受控制地冒出这样的话,同时英良惊恐而又毫不意外地发现自己有了亲吻那个漂亮的耳垂的冲动。

意识到哪里不对劲的英良直接把头撞在了吧台上。

“喂喂!永近你没喝酒怎么就醉了啊!”

英良抬起头来,就看见对面片山惊悚的眼神,他翻了个白眼,接着就继续看向金木。

或许是因为刚刚英良的举动,金木已经抬起头,惊讶地看向他。

“英?”

“……”英良这辈子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口才不够用,“啊,金木,我没事啦,就是刚刚有点晕,想清醒清醒。”

金木皱起眉:“是房间里太闷了吗?要不然我们出去走走?”

也是,这种封闭闷热的环境确实容易对普通人造成影响,他没事不代表英也不会有事啊……

“别想跑啊。”今川无语地说道,“永近的身体哪有那么差啊,我看金木你就是操太多心了。”

她坏心眼地调侃:“还是说因为什么特别的原因?”

平野也表示赞同:“没错,永近的身体素质或许还比不上我,不过已经比普通人好很多了,没理由他不舒服其他人没事的。”

片山佑再次哀叹现在低情商的笨蛋怎么那么多,朝着今川抛过去一个同情的眼神之后,毫不留情地落井下石。

“永近你要是不舒服的话,让金木君带你去医院看看怎么样?”

英良险些一口水呛出来,死死地盯着不怀好意的一群人。

一边的金木满脸无奈。

“英的情况应该还不到去医院的程度吧,不过还是多谢片山学长了。”

“谢他干嘛啊。”英良不满地嘟囔着,“那我和金木先走了啊,现在已经不早了,我们还得去买点日用品呢。”

“那明天见咯~”

一群人玩得正high,闻言就和他们摆了摆手,就把本来的聚会的中心人物轻而易举地放走了。

“那我们现在就去买东西吧!”英良兴致勃勃地扒在了金木身上,闻着金木身上清新的肥皂味简直开心到爆。

不管是什么样的感情,只要是金木,就没有问题吧?

毕竟,这可是金木啊。

英良这样想着,欢快地出声。

“衣架,洗衣液,小书桌,接线板,充电器,保温水壶……唔,当然还有金木的书架啦!走啦走啦,这可是一长串的连环任务呢!而且是关系到玩家【金木研】和【永近英良】生死存亡的主线任务哦!”

“英说得太夸张了啦。”

金木被转移了注意力,已经忘了刚刚发生的事情,他微微偏头,露出一个温和而纯粹的笑容。

“英说的这些,在学校旁边的大型超市就有哦。”

英良被这样的笑容弄得晃神,一边在心里哇哇大叫着遗憾不能照下来,一边亲昵地抓住金木的手。

“那我们就出发吧!目标是学校附近的百货商店,前进!”

***

“月、山、百、货,就是这家吗?”

英良一字一顿地把牌子上的四个字念出来,若有所思地捏了捏下巴。

“是那个超厉害的月山集团吗?我记得他们家在日本的财政界可是相当有势力呢。”

“嗯,的确是那个月山家没有错。”

金木曾经跟着月山习来过这家的连锁店,这本身就是月山家麾下集团的一部分。

金木曾经在这里远远地观望上井大学,看着金发的友人开心地生活着,身边渐渐有了很多很多好友,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像他和英一样亲密。

这,或许也是金木能够在地狱里坚持下来的原因之一吧。

金木还记得那个时候月山习相当感兴趣地看着下面的英,甚至还舔了舔嘴唇,说什么金木君感兴趣的人,还真是想品尝一下啊之类的话,当然,结局就是被他一赫子镶到了墙壁里面。

如果现在遇到月山习的话,也不知道到底是月山习的夙愿达成,还是他再次成为自己枕边的短刀呢?

莫名有些期待呢。

不过他也不觉得会在这里遇见月山习,那家伙虽然是月山家的独子,但是他的毕生追求就是美食,基本上从来都不会管自己家里的事情,导致认识美食家的所有喰种都对月山观母报以了深切的同情。

虽然有时候月山习还是蛮靠谱的,但是也仅限于有美食诱惑的情况下了。

更别说这里还有月山习一直相当讨厌的神代利世。

不过……

金木看着这栋建筑,微微皱眉。

总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大概是错觉吧。

金木觉得自己大概是因为月山习的变态行径留下了心理阴影,要不然怎么总会觉得自己会遇见月山习呢?

虽然遇见他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金木这样想着,不知道英良也在默默地观(tou)察(kui)着他。

总觉得金木和月山家有什么关系呢。

英良一边观察着金木的表情和动作,一边拉着金木走了进去。

“金木之前经常来这里吗?感觉很熟悉的样子。”

“啊……并没有来几次。”金木实话实说,“英怎么会这样觉得?”

“也没什么啦,就是觉得金木不像是会逛商场的人诶。”

英良表示完全想不到金木一个人跑来逛街的样子,要知道,金木现在的衣服可都是他都忍受不了,觉得金木实在是太委屈自己了,才硬拉着金木去买的啊!

就算是超市一类的地方,也基本上都是他们两个人一起的——

这么一说还真是有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呢。

英良被自己的联想萌得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

不过……

“那,金木是认识月山家的人吗?还是说在这里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金木似乎很怀念的样子呢。啊啊啊,一想到这里就觉得好嫉妒啊!”

金木睁大了眼睛。

“不……我是说,我没有认识什么月山家的人,也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而且……

“而且英的反应还是太夸张了啊。嫉妒什么的……”

真是的,又在骗我呢,金木。

英良叹了口气。

目前为止,金木隐瞒他的事情都是有关于“那边”的,要不然就是有危险的,所以说,这个月山家和那边有关,或者说是有什么危险吗?

有点在意呢。

不过,如果金木不愿意说的话,那就还是自己调查好了。

英良再次萌发了自己去调查的想法。

不行不行,这种情况的话还是太勉强了,要不……去老头子那里探探口风?就算已经离职了,也应该多少了解一些吧?

定下了之后的计划,两个人已经走到了超市的门口,英良转头,伸手轻轻敲了敲金木的额头。

“哟西,那就进去吧,一定会买到让金木满意的书架的!”

英良的笑容实在是相当灿烂,金木看着他,就放下了心里的担忧。

他摸了摸刚刚被触碰到的地方,脸上泛起淡淡的红。

“嗯,还有英的cd架,也不要忘了才对。”

英的笑容啊,真的是让人安心呢。

这难道不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吗?

就算是月山习,或者是其他什么人,不怕死的话,尽管来就好了。

他,可是ss级的喰种,蜈蚣啊。

————————————

锵锵锵!下一章有喰种出场哦!

以及,英终于开窍了地说~~~~

评论(9)
热度(61)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