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地狱电影院)双生 7.初遇惊险

7.初遇惊险

两人继续向迷宫中走去,侯爵稍稍落后叶想一步,以防再一次的背后突袭,他细致地观察着迷宫内的每一个细节,希望能找出一些规律。

叶想则是走在前面,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这样走了十几分钟,令人奇怪的是,完全没有异状——连一丝一毫的怪异都没有。

似乎这里只是一个游乐园里的迷宫游戏,而不是危机四伏的死亡迷宫。

这样的反常境况让两人愈加警惕了。

此时,他们正走在一条笔直的通道上。

叶想仔细查看着两旁的墙壁,他的视线不住地在两边来回移动。

只是走着走着,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怎么有一种很疲倦的感觉?

就好像……就好像自己……没有办法……呼吸了……

这样想着,突然,他的手上传来一股不容抗拒的拉扯力,叶想反应不及,直直的撞在了一个微凉的怀抱里。


叶想一瞬间睁大了眼,惊愕地抬头,正看见上方侯爵的脸。

“天落下来了。”

侯爵似乎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只是表情凝重地盯着上方白云浮动的天空,搂着叶想半蹲在地上。

叶想这才看见头顶的白云似乎比最初要低上很多。

但,天落下来?会发生这种事么?

这只是……电影的第一幕啊!

叶想忽然想到了什么,脑子里灵光一闪,不禁喃喃道:“不是天落了,是……是地面上升了!”

侯爵思考一下,肯定了叶想的判断。

不是天下落了,而是地面上升了,这样的结论无疑让人安心许多。

只是,无论是哪种情况,对于此时力量完全丧失的叶想和侯爵而言,都是致命的。

“离开这里!”侯爵毫不犹豫地开口。

早在那个机械音提及规定时间这个名词时,侯爵就猜想很可能存在一种现象,让候选人们不得不在规定时间内逃出迷宫。

但依照电影院一贯的规则,它不可能一开始就把演员们都逼上绝路,而能让他和叶想都感觉困难重重的事件,很显然就会把很多人都拉入地狱。

因此,侯爵可以肯定,这种异状是在两个人进入这条长到近乎诡异的长廊后才出现的。

既然是这样,那么离开这里一定就能摆脱这种境地。

叶想通过侯爵发过来的剧本信息也回过神来,立刻起身和侯爵一起疯狂地奔向远处的拐角。

然而,事情注定了不会那么简单。

不只是侯爵,就连叶想也发现了这段原本就极长的廊道正不断地延展开来,远处的拐角依然在两人前方相同的位置,就好像长廊和他们一起移动了。

一起移动了。

叶想猛地回头,立刻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身后,原本也很长的距离只留有原来的三分之二不到。

而在这段走廊尽头,原本的拐角变成了纯然的黑暗,叶想毫不怀疑自己会在接触到那片黑暗的一瞬被吞噬得干干净净,连一丝残渣都不会留下。

那片黑暗,此时在叶想面前,依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大着。

侯爵注意到叶想的表情,也回过头来。

冷静如侯爵也不由瞳孔一缩。

下一刻,他们同时把头转了回来,继续了刚刚的夺命狂奔。


奔跑的同时,他们一直在用剧本信息交谈着。

【这样跑下去是没有用的,如果按刚刚的速度,不出十分钟,我们都会被吞噬,你有什么办法么,侯爵?】

【暂时没有。】

叶想紧张地咬紧了嘴唇。

没有办法!

这怎么能行?

这怎么可能!

侯爵一时也想不出脱身的办法,这让叶想瞬间慌乱了起来。

也是在这个时候,叶想才发现自己对侯爵实在是太依赖了。

但在这个地狱电影院里,谁都无法依赖他人,也没有人能够承受住别人的依赖,侯爵,更不是一个可以依赖的人。

振奋起来!叶想!你迟早要学会自己生存的!

记住,你是恶魔猎人!是注定要杀死安月形的人!

不断地鼓舞着自己,叶想慢慢从刚才慌乱的情绪中恢复了过来。

他重新把自己投入思考,没发现身边的侯爵神色莫名地看了他一眼。

其实,侯爵早已得到了逃脱的方案。

但对于侯爵来说,这是一个危机的同时也是他培养叶想的大好时机。

侯爵早就发现了叶想对自己的不正常的依赖了,而这种依赖,在电影院里往往是致命的,更别说叶想还肩负着杀死安月形的使命。

因此,侯爵一直在找机会让叶想自己认识到这一点。

毕竟,一个习惯于依赖别人的人,注定了无法成为真正的强者。

叶想正在苦思冥想,侯爵估算好时间,喊了叶想一声:“铭钦。”

叶想下意识地转过头来,就看见视野中一张逐渐放大的俊美脸庞。

叶想睁大了眼,莫名觉得双颊有些发烫。

侯爵靠近叶想,飞快地抱住他,一下子把两个人所占用的空间压缩到最小,然后直接冲着一个地方撞了过去。

一阵刺眼的白光过后,那种呼吸不畅的氛围终于消失了。

受到强光刺激还没缓过来的两人齐齐松了口气。

放松下来,叶想才发现自己还被侯爵抱在怀中,不由得一阵尴尬。

他连忙凭借着长期训练得来的敏捷身手挣脱了侯爵的手臂,掩饰性地问道:“哥,你怎么知道逃出来的方法啊?”

侯爵也察觉了这种尴尬的境况,他回答道:“墙壁上有和我们耳钉上相同的纹路,正好可以通过。”

说着他再次牵住了叶想的手,还解释了一下:“别走散了。”

在这个明显需要协作的迷宫里,失散几乎就等于ng,即使心里明白影院直接弄死他们两个的几率很小,叶想依旧不敢冒这个险。

不就是牵个手抱一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叶想重新找回了往常的冷静,甚至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冷静过。

“那哥你可要抓紧我啊。”叶想偏头对侯爵笑笑。

侯爵点了点头:“继续吧。”

叶想再次笑了一下,就收敛了笑意,严肃地把目光投向前方与方才别无二致的长廊。

经过了刚才的危险局面,这部电影在两个人心里的危险程度再次上升了一个台阶,从此刻开始,他们必须拿出百分之百的警惕来面对这部古怪的电影。

即使他们是叶想和侯爵。


评论
热度(10)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