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地狱电影院)双生 8. 兄弟?

8.兄弟

以下均为岚僧搞事视角

————————————

迷迷糊糊间,南宫小僧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撩拨着自己的眼皮。

他迷迷糊糊地慢慢睁开眼睛,从落地窗外射进房间的阳光和涌进脑海的剧本信息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

假装还在睡觉,南宫小僧翻了个身又闭上眼,开始翻阅剧本信息,看到的东西却是让一向好脾气的南宫小僧也险些破口大骂。

这都是什么鬼规则?!

还有这是什么鬼剧本?!

说好的不同阵营在恐怖片里要扮演对立角色的呢?!

影院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没错,在这部恐怖片里,南宫小僧所扮演的角色,林柯,他的哥哥林莫的扮演者,就是驱魔阵营一心想要除掉的黑衣大主教,木岚。

在心里抓狂着,南宫小僧磨着牙的同时还是不得不分析起来。

从这次影院所给出的特殊规则和剧本给出的记忆及人物信息来看,他的所谓搭档十有八九就是那个该死的家伙,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原先除掉木岚的计划就绝不会被实现,甚至他必须和木岚合作来确保他不会死在这里。

南宫小僧很清楚自己对驱魔阵营的意义,因为相对于力量由恶魔赋予、黑衣主教只是消耗品——甚至黑衣大主教也不过是昂贵一点的消耗品——的堕星阵营,对一直以来处于弱势地位、所有精英演员都要一点点培养的驱魔阵营来说,他的死亡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所以他必须要和木岚合作么?

真是……该死。

还有,南宫小僧敏锐地注意到属于林柯的部分模糊的记忆里,有几个很特殊的词。

约定……荣耀……二十四年……

这些词代表了什么?

约定……

是和某一个人定下的约定,还是说,定下约定的……不是人?

荣耀……

是与信仰有关还是与个人的梦想有关?

二十四年……

这个时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么?难道是二十四年前定下的约定?

自己所扮演的人物与这些又有什么关系?

还没等他想明白,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小柯,还没醒吗?”木岚站在房间门口,表情温柔、声音也温柔地叫醒了南宫小僧。

在心里狠狠地抖了抖,南宫小僧把有关剧情的思绪放在一边,同时努力甩去因为木岚的语气而产生的不适感,然后他再次翻了个身,口齿不清地回答道:“没……再让我睡会儿……”

门外木岚的表情变得有些无奈:“已经很晚了,小柯,该起床吃饭了。”

“……”

屋里南宫小僧把自己埋在了被子里,整个人和被子缠成一团。

“再不起来我就进去了哦。”木岚的表情更无奈了,“我真的进去了哦。”

“……”

木岚无语地打开房门走了进去,就看见床上的一团……

木岚的嘴角轻微地抽了抽,虽然说林柯就是这种小孩子性子,可这个场景在剧本里没写吧……

还是说,这个侯爵的心腹、二十度影院的最强鬼差准备用这种方法捉弄自己?

木岚想的没错,实际上南宫小僧此时的想法就是——

杀不死你我还烦不死你?!反正在剧本里我就是这么个性格,有本事你咬我啊笨蛋!

【大家还记不记得异度教室1里的岚僧互动?简直逗死了,小僧这个逗逼,木岚肯定无奈死了。】

这样想着,南宫小僧和被子缠得更紧了。

这样的左右手,驱魔阵营到现在还没覆灭还真是个奇迹。

木岚默默地吐了个槽,面上还是那种温柔无奈又宠溺的笑容:“起床了,小懒猫,再不起床我就帮你起来啊。”

这话腻得木岚都差点绷不住。

南宫小僧只感觉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表情更是扭曲到一个怪异的形状。

嗯……幸亏脸是被被子遮着的。

不过依照林柯的性格,这种程度还是不能让他乖乖起床。

南宫小僧把头埋在被子里,打定主意一声不吭。

木岚叹了口气,瞟了眼自己剧本里的人物介绍,暗道这是你逼我的,伸手就把床上的南宫小僧抱在了怀里,左手揽着他的腰,右手轻缓地拉下和他缠在一起的被子。

南宫小僧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在被抱在怀里的一瞬就想攻击身边的人,但木岚发过来的剧本信息成功地拦住了他的举动——

【这是人物设置。愿意ng的话,你就攻击我吧。】

南宫小僧僵住了。

心知ng的后果也不过是重温这一过程,顺便还要搭上赎死券,他只好忍耐着这种诡异的情节,同时祈祷木岚赶紧把这该死的被子拉开!

木岚却是放慢了动作,他突然觉得南宫小僧这种表情实在是有趣极了。

既然你想让我被麻烦,那我为什么不能奉还呢?

木岚,从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人。


评论
热度(13)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