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密室 2.苏醒

2.

房间里静悄悄的,除了床上金木清浅的呼吸声,和永近自己的心跳以外,就只有报纸被翻动的声音。

从报纸上暂时不能找更多的东西了,永近小心翼翼地把有用的那些叠好,放在金木旁边,然后他把注意力放在了桌子的抽屉上。

抽屉上了锁,夹缝里有一张同样泛黄的纸,上面写了一行字:蝴蝶好美。

哈,最常见的解密套路,所以说这是从日常向的热血番变成了解密番吗?

对自己的日常生活一向有着奇怪的理解的永近乐观地想着。

然后他掏出刚刚从窗户上扭下来的铁丝,伸到锁里面拨弄了两下,啪嗒一声,锁开了。

“嗯哼哼,所以这个世界上果然没有什么能难得倒我永近大侦探!”

永近兴奋地给自己点上一串赞,然后随手把拆下来的锁丢到了一边。

抽屉里并没有什么东西,除了一个薄薄的本子。

不用说,这肯定是日记了。

永近坐到金木身边,伸手打开本子——本子上没有任何内容。

“不是吧……”永近抽了抽嘴角,“难道还是个成长型装备?”

他不信邪地翻了好几遍,最终不得不挫败地承认自己早高兴了一场。

“好吧好吧,幸好金木没看到。”永近嘟囔了两声,把日记和报纸放在了一起。

这个房间里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除了桌子和床以外,就没有了任何的家具,而床正被金木躺着,永近暂时不想让金木待在冰冷的地面上。于是四处搜索无果之后,永近把目光转向分外引人注目的墙壁。

就像之前观察的那样,墙上是血绘成的凌乱图案,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变黑,而是显示出刚刚从人体内流出的新鲜色泽,而永近有理由相信,这些颜料的原材料,是人血。

其实墙上的图案乍看之下十分复杂,但是真正看过去,就会发现是由一个个字符拼合而成的,其中还有一些数字。但是永近并不能从中排列出有效的句子或者别的什么——这些字符太多了,而且大部分都是无效字符。

其中0出现得最多。

意识到什么,永近重新拿起日记本,但是依旧没有任何字符,只是泛黄的纸页。

看来还有什么条件没有被满足。

永近若有所思地再度看向墙壁。

如果这是一个真人RPG游戏的话……

正常的通关过程应该是:收集道具(报纸)→发现纸条→找到钥匙→打开抽屉→得到关键道具(日记本)→从墙壁上找到线索→查看日记本→找到线索→找到房门钥匙→第一关通关

房门钥匙应该是在床上……

不对,应该是在——电灯里。

永近直接跨过后面几步,几步跨到桌子前面,伸手就把灯罩下面几乎被污渍浸黑了的灯泡取了下来,放在耳边轻轻晃动几下。

耳边传来了沉闷的碰撞声。

钥匙就在里面。

不过理智告诉永近,最好还是按照游戏规则把路线都过一遍——说不准以后就有用到的时候。

最关键的是……金木他,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呢?他要做什么才能让金木醒过来?

永近看着床上沉睡的白发青年,心疼得手指都在打颤。

冷静,冷静,永近英良你要冷静,懂吗?冷静!

如果说之前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话,经过刚刚一系列的探索,他就能知道两个人绝对是陷入到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里了,而在这场游戏里,金木陷入沉睡应该也是剧情的一部分,那么解密的途中昏睡不醒的人一定会遇到某些不知名的危险。

这个时候,金木能够依靠的,就只有同样在这里的永近了。

永近定了定神,重新把目光投向墙壁,这次,他很快发现了一个怪异的地方。

这个房间实际上是一个3×3的立方体,床和桌子都很恰好地离开墙壁,让人得以看到墙壁拐角的地方。那里的图案,是可以相互对应的上的。

永近在学校里的成绩并不算很好,但是能够考上上井大学就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而记忆分析这些短小的信息更是他擅长的领域。

墙壁上的图案很多,但是真正有用的信息就只有短短的几个数字而已。

00712801

这八个数字并没有固定的顺序,看它的组成应该是一个日期,有可能是20070811、20070118、20071108、20080711、20080117和20081107这六个组合。

这个时候,日记本上突然散发出一阵柔和的光芒。

这一次,本子上终于有了文字,而且就是永近刚刚念出的那几个日期。

“2007年1月18日,真冷,出租屋又断电了。”

“2007年8月11日,就要开学了,身边的每个人都很担心我。”

“2007年11月8日,烟火很漂亮,看起来好温暖。”

“2008年1月17日,布丁……好可怕的东西,人类为什么喜欢这种恶心的东西?”

“2008年7月11日,博人受伤了,白痴。”

“2008年11月7日,好饿啊,白痴能不能别在我前面晃悠啊。”

永近盯着本子看了一会儿,然后轻轻地笑了起来。

“所以说金木小公主还是需要他的永近骑士来救的嘛。”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把一边的灯泡狠狠地摔到了地上,黑色的玻璃瞬间破碎,被坚硬的水泥地面反射到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一枚生锈的钥匙正静静地躺在那里。

永近弯腰捡起那枚钥匙,放进自己的口袋,然后他拿起旁边一块大的玻璃碎片,眼睛都没眨一下地朝着自己的胳膊狠狠地化了下去。

嘛,所以说幸亏自己有陪着金木看人体结构图,虽然那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看这种东西。

在把手腕伸到金木嘴边的过程中,永近堪称乐天地想着。

但是很快问题就来了,血液根本没有办法进入金木的嘴里,沉睡的喰种青年沉默着,紧紧地闭上嘴巴。

“那就没办法了啊。”

永近嘟囔着,眼睛却是亮了起来。

他收回手,朝着自己手腕上大力地吸吮一下,然后迅速凑近金木,把染血的双唇准确地印在青年苍白无血色的嘴唇上。

沉睡中的青年抗拒力并不强烈。

永近仅仅是用舌头轻轻地拨动了金木的嘴唇几下,金木便顺从地张开双唇,让永近得以顺利地将血液哺入,永近的舌头把血液送进去,在温暖的口腔中快速而细致地扫荡一圈之后,方才恋恋不舍地回归到本应在的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金木的脸色比刚刚红了好多。

“快点醒过来啊金木。”永近和金木额头抵着额头,他凝视着近在咫尺的金木紧闭的眼睛,喃喃自语,“王子都吻了你了,睡美人也应该醒过来了啊。”

在这样的期望下,那双眼睛,慢慢睁开了。




评论
热度(47)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