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救赎 30. 关藤纱里

30.

袭圌击事圌件的发生并没有给这个地方带来什么阴霾,虽然距离上井大学并不远,仅仅是一个人行横道的距离,但是几乎所有人都只是把它当成茶余饭后的一个小小谈资,有的知道金木和英良在场的,还会相当感兴趣地问起当时的境况,得到敷衍的回答之后也就干脆利落地放弃了。


倒是金木,在学校里又掀起了新的传闻。


“那个男生啊,就一刀卸了喰种的胳膊,然后一脚ko了他,简直就像是救世主一样呢!”


今川活灵活现地模仿着某些粉丝的表现,连吃饭都顾不上了。


“所以说金木你现在啊,可是从国文系学霸,荣升为国文系男神了诶,而且是那种智商和武力值都超高的男神!”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完全没有体会过正常大学圌生活的金木苦笑着摆摆手。


“班长还是不要开我的玩笑了吧,我明明只是个普通的学圌生而已啊。”


英良倒是一脸自豪地替金木应承下来,他亲圌密地把头摆在金木肩膀上,眉眼间满含笑意:“我们家金木本来就是男神啊!所以说就不要谦虚了啦。金木可是既长得好看,又成绩超棒,武力值也高的吓人,还特别会照顾人哦!”


不过随即,他又绷紧了脸,罕见地严肃起来,“但是今川酱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ccg应该已经封圌锁了消息才对。”


“nononono。”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和他们混到一起的片山佑咋着嘴点开了手圌机,“诺,自己看啊,新晋的国文系男神金木研君~可是大次喇喇摆出来了呢。”


金木下意识看过去,就看到上井论坛上被置顶的那个帖子《国文系新生秒杀疯狂喰种,我觉得我已经爱上他了!!!!》,已经一楼爆出来的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男生黑发灰眼,眼神冰冷,全身都被泼上了一层猩红的血液,而就在他对面,一个裸圌露着赫眼的中年喰种已经失去了一条胳膊,男生的脚正踹在喰种腹部,整个场面血圌腥暴圌力,但是又有一种奇异的美圌感。


而在少年身后,站着一个同样身上染血,脸上有一道伤痕的金发男生,看起来正被少年保护着。


下面的评论也相当有圌意思:“啊啊啊啊啊啊这个男生是谁?!简直男友力爆表啊!!!!!”“帅!到!令!人!发!指!”“求交往啊!!!!”“这个男生……好像我认识……”“这不是国文系一班的金木研吗?平时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没想到这么厉害诶。”“后面那个男生是国际关系科的永近英良啊,很有名气的校园人物的说。”


金木的身份显然已经被扒出来了。


“据说是一个圈子里很有名气的摄影师‘绘’偶然拍摄到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发到网上,然后就是你看到的这样了。”


片山佑耸了耸肩,收回手圌机。


“咦?”


金木皱了皱眉,从知道帖子的存在开始有种不太妙的预感,听到片山佑这个意味鲜明的语气词,就问:“怎么了?”


“啊,没什么,但是这个帖子突然被圌删掉了。”


片山佑若有所思地捏住下巴。


“大概是ccg那边的人吧,毕竟这种照片一般来说是不能被传到社圌会上的,否则容易造成恐圌慌——虽然说这次的速度未免太慢了一些。”


“不过金木你放心哦,照片我已经咔嚓一下保存下来了,不用担心自己帅气的样子被我忘掉哦!”英良笑眯眯摇了摇手圌机。


“那种帖子的话,能删掉的话最好。”平野说道,剑道部的主将似乎知道些什么似的,似有似无地看向金木,最后直接问道,“不过金木,虽然知道你很厉害,但是厉害到这种程度还真是出人意料啊。”


金木眼神一闪,避重就轻地回答了他的疑问:“毕竟那个喰种已经很虚弱了,被食欲支配的话,整个人的动作都很没有章法,我又在和一位搜圌查官学习格斗,这样的话也是相当正常的事情。”


“而且恐怕他也不会想到我居然拥有库因克吧,那是上条先生送给我的。”


金木和英良在一名辞职的一等搜圌查官——实际上拥有上等水准——那里学习格斗技术的事情在这个小圈子里并不是什么秘密,最起码他们关系最好的几个人都知道这件事,而对于金木来说,巴不得越多人知道越好,那就越能够帮他遮掩身份了。


毕竟,没有人会想到一个距离曾经的搜圌查官那么近的人会是喰种,更何况这个喰种吃饭什么的都没有丝毫问题。


“我倒觉得是某人呢。”刚刚看到了某人对着手圌机啪啪啪打字的片山佑很快找到了帖子被圌删事圌件的罪魁祸首。


英良朝他露圌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牙都露圌出来了那种。


啧,有竹马了不起啊!还不是没追到人?


片山佑绝不承认自己嫉妒了。


“话说回来,运圌动会要开始了吧?”英良像是没有察觉到两个国文系男生之间的暗潮汹涌,笑嘻嘻地转移话题,“现在想想,当初你们没有让金木报名还真是吃了大亏呢!”


“谁说不是呢!”今川立刻接话道,“我原本想着金木刚刚出院,身圌体很不好,住院这种事没有几个月是养不回来的吧,谁知道他这么变圌态!”


金木颇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脸。


平野长次倒是凉凉开口:“其实直到现在,我们的人还是没有报够。”


面对一群人惊悚的眼神,平野面不改色地说道:“当时是因为国文系男生实在太少,金木君又受了伤,还有另外一个男生也暂时休学了,导致整个系的男生只有十几个能参加运圌动会,所以老圌师那边特意批准我们能少报几个项目……”


他意味深长地看向金木:“现在金木君这么厉害的话,恐怕不报名都不行了呢。”


平野一语成谶。


当天下午的国文课上,金木在全班学圌生的注视下——实际上是一整个国文系——被系主圌任直接叫走了。


“金木君的体检报告我也看了,恢复状况相当良好,而且之前听到的一些消息,据说金木君的运圌动能力很好。”


戴着宽边眼镜的系主圌任关藤纱里期待地看着金木。


金木简直是坐立不安,他站在系主圌任的办公室里,面对着老圌师的期待实在是不忍心说出“我不想参加运圌动会”这种话。


“金木君也知道我们国文系男生很少,所以每年的成绩都很惨淡,还总是被物理学系那群混圌蛋嘲笑。”关藤老圌师的语气危险起来,眼睛上闪着的光几乎让金木想到最后一站中的有马贵将,冷汗几乎是立刻就下来了,“金木君的话,既然能把喰种打成那种惨样,那么对付普通人类也不在话下吧?”


“如果不想参加的话,就帮老圌师我把相田那个混圌蛋打一顿怎么样?”


金木拒绝的话噎在了嗓子眼。


物理学系的骄傲相田教授……关藤老圌师你是认真的吗?


会被物理学系的人怼到死的吧?一定会的吧!


“看来金木君不愿意,那就请……”


“不,我很愿意!”金木连忙答道,同时为自己逃过一劫松了口气,“能为系里争光是我的荣幸。”


关藤老圌师的表情居然有些遗憾:“好吧,既然金木君这么积极的话,那么,”她大手一挥,“五千米长跑的话,让平野换成两千米,同时再报一个八千米……五千米加八千米,以及之后的马拉松赛,对金木同学你有什么影响吗?”


“啊,并没有。”事实上是完全不,“这样的话,我可以走了吗?我的课还没有上完。”


“嗯嗯,走吧,我会在你的履历上添点东西的,算是答谢吧。以后金木同学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也可以帮忙遮掩一二的。”


这句话瞬间挑圌起了金木的神圌经。


关藤老圌师挑了挑眉,满脸的促狭:“不要这么看我,金木同学,给学圌生评价的资格可是一直在我手上的,况且像金木君这么优秀又乖圌巧的学圌生,我可舍不得有什么污点呢。”


给自己喜欢的或者有利可图的学圌生提升评价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重要的是后面的那句话。


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帮忙遮掩一二。


究竟是……什么意思?


*******

超~~~粗长的两章,爱你们么么哒~~~~

刚刚看到有小可爱说本来以为又找到一篇永研,结果发现还是我的……

emmmm,那什么,粮少不能怪我不是……毕竟我也是饿惨了啊,超惨的【趴】

大家一起来码字吧!!!

以及,绝望的我再次面临了河蟹的骚扰……好想sha人

评论(10)
热度(62)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