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救赎 33.摊牌

33.

空气中很静。


十一月初的东京,夜晚的时间已经开始延长,不到六点的时间,太阳已经有一半沉入地平线,只在人间留下些许晦暗的光亮。街边柳树随着淡淡的风摇曳着,在金木脸上投下模糊不清的阴影。


一瞬间金木想了很多。


他想到上一次自己远离英良之后做的那些血圌腥绝望的梦境,梦境中金发的男生因他而死,漂亮的眼睛沾满了血污,有时候甚至只剩下两个空洞。他想到燃圌烧的火焰中突然见到人类幻影时的错愕与惊喜,还有之后抱着英良的身圌体一个人走进整个包围圈,站在有马贵将面前时的心如死灰。他想到刚刚回到这里,看到自己和以前别无二致的样貌时的欣喜欲狂。他想到前几日站在喰种面前被英良突然挡住的恐惧,还有深深的后怕。他想到刚刚见到月山习时,从心底冒出来的深深的恐惧。


金木研不害怕死亡,不害怕任何加诸其身的痛苦,但是他害怕永近英良受伤,害怕他死在自己面前。


上一次,他选择了远离,以为这样就能让英良远远地离开这里,离开这一切。


但是他失败了,他想要保护的人带着满身的血死在了他面前。


这一次呢?这一次……他要重蹈覆辙吗?


不,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脑内的声音第一次达到统圌一,叫嚣着的打结的神圌经四散开来,纷乱的想法汇集成短短的一句话,端端正正地警告着金木。


“……嗯。”他轻声答应了下来。


英良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变大了,甚至有点儿傻。


“那金木能告诉我今天那个人是谁吗?我总觉得他有点危险呢,但是又不知道危险在哪里。知道了的话,我下次也好远远地躲开对不对?”


……说好的不会问的,但是第一个问题就这么犀利啊,英。


但是金木已经决定了要把很多事情告诉英良,就绝对不会再隐瞒什么。


——而且,月山习这个人,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了。


他先是看了看四周,没有任何人,嗅觉也告诉他周围没有多余的气息,但还是拉着英良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才说道:“他叫月山习,是月山集圌团的继承人,但同时,他也是代号‘美食家’的s级喰种,是个十成危险的人物,手下的世俗力量也十分强大。”


“英的话,见到他的第一时间就要毫无痕迹地躲开,不能让他知道你在故意提防他,万一躲不开的话一定要记得和我打电圌话,知道吗?”


又是一个s级。


英良目瞪口呆地看着金木,一幅被雷劈了的样子。


他原本以为再怎么厉害应该也就是个还行的喰种吧,然后金木就告诉他这家伙是个s级的危险人物?!开玩笑,就那个浑身上下都gаy里gаy气的家伙?那家伙还没事来找金木?是想干嘛啊混圌蛋?!


“那他为什么要来找你?”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摄影师‘绘’就是他的一个下属掘千绘,当时袭圌击事圌件,她就在现场。”金木说道,“月山习这个人平生最大的追求就是美食,他大概是想吃了我。”


不是大概,那就是。


金木默默在心里补充道。


英良一下子就炸了。


“你说什么?!那个混圌蛋!!!难怪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金木你一定要离那个变圌态远一点!我和你说balabalabalabala……”


金木无奈地举手投降:“知道啦,就算英不说我也是要离远一点的。为了能陪英久一点,我一定会好好爱护自己的性命的。”


这次结结巴巴的换成英良了。


“不只是性命……金木你也要好好爱护自己的身圌体啊。”时隔许久,英良想起那次自圌残事圌件还是全身发冷。


现在仔细想想,金木一切不正常的表现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啊……


等等。


英良突然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不管是从科普节目上,还是专门研究喰种的书籍和杂圌志上,都清清楚楚地表明了喰种的皮肤有多坚韧这个事实。而金木介绍过的库因克的资料和之前赠送自己的礼物也为这一点进行了佐证。


但是,金木那时候,受伤的时候,在医院进行缝合……医生用的,难道也是库因克针吗?否则怎么会不断的?!


往前再退几年,他们小时候,就算是金木这样性格的孩子也是喜欢玩闹的,磕磕绊绊的难免,受伤的次数也绝对不是零,甚至有几次还是在自己面前跌倒受伤,或者被纸边割了手。那个时候的伤口和血珠他也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如果书本上的知识没有错的话……英良的记忆也没有出错……那么,金木怎么会是喰种?


但是……那天他确实看到了黑色的眼瞳,和眼睛附近凸起的纹路。


不是喰种的话……为什么会有赫眼?


除非……


英良猛地攥紧了拳头。


除非……金木他,是后来变成的。


但是,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嗯,我知道了,也会好好爱护自己的身圌体,尽量不让英担心。”


金木的声音传来,却像是隔了一整个世界一样,变得模糊不清,本来温和的声线莫名带上一丝冰冷的质感。


“……那就太好啦,天知道兔子先生有多担心你啊,金木。”


就好像脑海里没有那些翻腾的思绪,英良笑得眯起眼睛,突然扑上去抱住金木。


“呐,金木,我突然想到一件事的说。”


“什么事?”金木眨了眨眼,疑惑地问道。同时暗自祈祷英良不要再问什么要紧的问题了。


“我记得书上说,喰种的身圌体很坚圌硬,普通的刀子根本不能留下一丝痕迹,是吧?而且金木你也是这么说的。那么平时也是这样吗?我是说,处在安全状态下的时候。”


“是啊,任何时候都是一样的。英怎么突然问这个?”金木松了口气。


英良松开金木,后退几步,脸上的表情相当搞事情。


“我只是在想啊……要是他们连头发和指甲都那么坚圌硬的话,平时要怎么理发或者剪指甲啊?用库因克吗?”


金木直接愣住了,然后就是哭笑不得。


英……你的关注点总是这么奇怪啊。


再然后他居然认真地回忆了自己的过去,以弄清楚这个问题。


“嗯……头发不会吧,毕竟按照自然规律来讲,物种总会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进化的,头发太难断掉的话也太不方便了吧。至于指甲——”


金木想起自己根本没有剪过指甲的事情,迟疑地说道:“我觉得……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生长?”


他上辈子就是这样的,只有指甲破了或者没有了才会重新生长……


金木突然目光灼灼地看向自己的指甲。


他想到了一件自己上辈子没有尝试过的事情。


如果把现在的指甲拔掉……新长出来的时候,会不会恢复正常的颜色?


但是很快,他就又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刑圌讯而充斥着淤血从而变黑的指甲,是不会因为同样的经历变回去的。


**************

你们要的马甲……它快掉了233333

我英总裁就是这么酷炫不接受反驳

以及现在LOFTER上看永研的人还有多少啊?

以及及,宝宝再次享受了被河蟹的待遇,伐开心,LOFTER你简直丧心病狂啊(╯' - ')╯︵ ┻━┻

评论(15)
热度(76)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