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密室 5. 学校

5.

门外是一片苍凉。

他们正身处于城市的边缘,棚屋和破旧的房子到处都是,微风乍起,带起街道上一片尘土。

这是一座被废弃的城市。

永近怔愣地看着这样一幅场景,脑子有一瞬间的懵,不过还是很快反应过来了。

他看向坚持要站在自己前面出门的金木,说道:“看来这里除了我们以外没有其他人了。”

他的梦境除了英以外,能出现的恐怕就只有喰种了吧。

金木暗暗吐槽道。

虽然从刚刚想到那件事之后金木就隐隐感觉英说的可能是对的,但是出于某方面原因,金木还是暂时把它当做了梦境。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这里……看起来是十五区。”

金木看到街角的标识,回头说道。

“嗯,的确是十五区,这么说来第三高中就在这一区吧。”永近翻了翻手里的报纸,肯定地做出决定,“既然已经给出了线索,那么我们现在就去第三高中看看吧!金木你还记得第三高中的具体位置吗?”

金木摇了摇头。

但是随即,他又迟疑着点了点头。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那边。”金木伸手指着一个方向,慢慢说道,“我……我有一次出门的时候经过了那里,牌子很显眼。”

意会到金木口中的出门大概就是狩猎或者战斗了,永近眨眨眼,很快转移了话题。

“那就走吧,希望能早点解开这里的秘密,要不然还是很危险的。”永近向前走了几步,伸手拉住金木,然后冲着一脸诧异的白发喰种露出一个仿佛散发着阳光的笑容,“不过一想到能和金木在一起,我倒是想尽量待得久一点呢。”

他露出一个怀念而悲伤的表情。

“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和金木站在一起了呢。”

金木蠕动了一下嘴唇,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永近已经走到了金木前面,就像刚刚那个黯然神伤的人不是他一样,他孩子气地晃动了两个人相互牵着的手,嘴里还哼着歌。

是他最喜欢的那首英文歌。

金木忍不住跟着轻轻哼了起来,调子不算很准,但是胜在音色出众,听起来也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他们一路哼唱着歌曲,一边来到了第三高中,即使是除了冰冷和狰狞外很久都没有过别的表情的金木,也不自觉地微笑起来。

有一句话说的是,平时不笑的人,笑起来才更加迷人,金木大概就是这样了。

原本深藏着万丈寒冰的灰色眼瞳逐渐地融化为一泓春日的湖水,苍白干枯的发丝也似乎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毫无血色的脸颊慢慢地出现了一丝极淡的红晕,让他显得更加富有生气,而非一个死人。他站在那里,微微勾起嘴角,整个人都温柔得不可思议。

永近回头的时候正好看到这样一幅场景,他微微一愣,险些落下泪来。

金木……好久都没有这样开心地笑过了啊。

或许真的只有在梦里,金木才能这样毫无负担地笑出来吧。

永近怔愣地想着。

因为现实里有太多沉重的东西了,那些隐藏在黑暗中蠢蠢欲动的东西,无时无刻不在紧紧盯着金木,只等他露出疲态,便会丑态毕现地一拥而上,吸吮他的鲜血,撕咬他的筋肉,啃噬他的骨头。

所以他不敢放松,一点也不。

“前面就是第三高中了。”金木脸上的温柔神色骤然消失,只有还残存着些许温度的眼睛告诉永近,刚刚的一幕并非幻影。

金木微微侧身,看向永近。

“要进去吗?”

永近慢一拍地反应过来:“啊……没错,肯定是要进去的。”

“不过,要先等我看一下日记。”

说着,他拿起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发热的本子,轻轻打开。

原本零零落落的文字中间出现了新的内容。

“2007年9月1日,晴,开学了,我进入了A班,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有个人类被安排成了我的同桌,味道相当不错,真是可惜了。不过他居然说要和我成为朋友?开什么玩笑,被我吃掉的朋友吗?”

“嘛,新的线索,现在我们要去一年A班了。”永近收好日记,“不过在此之前要去布告栏那里一趟吧。”

金木当然没有异议。

当他们走到布告栏那里的时候,新的线索出现了。

一年A班

远山博人

“07年开学时的布告居然留到现在,你们学校的思想教育是有多贫瘠啊。”永近吐槽了两句,拉着金木,“金木你觉得,这些人里哪个更有可能是日记的主人啊?”

金木眨了眨眼。

“问……问我吗?我不擅长这个的啊……”

“金木就说说看嘛,我也想和金木多说说话啊。”

“而且以前的话,我和金木可是经常玩解密游戏的呢。”

超级直球,一击命中红心。

金木咬着嘴唇看向布告栏。

和外面的景色一样,这里显然已经被废弃很久,布告栏上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一点小小的扰动——比如呼吸——就能让它们撒欢似的四处飞扬,对于嗅觉灵敏的喰种而言简直就是不折不扣的灾难。

布告栏内的通知倒是没有什么灰,毕竟被玻璃挡着,不过还是抵抗不了时光地显露出泛黄的边缘。

通知上密密麻麻地写着分班的名单,按照姓氏的首字母排序,一共有二十八个学生,远山博人的名字也正位列其中。

但是即使人少,要让他从剩下二十七个人里只凭名字找到那个喰种,未免也太为难人了。

是的,喰种,如果说原本日记主人的身份还不明朗的话,看到刚刚那条日记的时候两个人也就都明白了他的身份,而且不出意外就是报纸里说的暴露身份的喰种。

金木想了想,又从里面排除了明显像是女孩子的名字。

日记里的笔记很潦草,出租屋里也没有任何女孩子生活过的痕迹,而且……

想到董香和雏实他们,金木不禁无奈。

就算是喰种,女孩子们最先注意的都是男孩子的脸啊,那条日记里却是一句描写外貌的句子都没有。

这样的话,就只剩下了十一个人。

金木看了看这个名单,突然伸手敲碎玻璃,然后面不改色地把名单拿了出来,丝毫没有自己做了坏事的自觉。

永近颇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金木的举动,等到金木一脸无辜且迷茫地看着他,又突然红了脸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哭笑不得地接过名单,放到口袋里。

“金木好聪明啊,我都没想到还可以这么做诶,这样就方便的多了。”永近先是不着痕迹地看了看金木的手,发现连红都没红之后,毫不脸红地称赞了他一句,“就在这十一个人里面啊,那可真是个庞大的范围。”

说着,他再度拉起金木的手,走向旁边的教学楼。

“A班的话,应该在四楼吧?我记得高中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金木仰起脸,看向夕阳下屹立的教学楼,在阳光的刺激下微眯起眼。

片刻之后,他收回视线,回答了永近的问题:“是在四楼,最左边的位置。”

******

可爱的金木和英么么哒~~~~

评论(2)
热度(37)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