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救赎 34. 运动会来临

34.

趁着天气还算暖和,上井大学的秋季运圌动会开始了。

金木一大早就被兴圌奋的英良拉起来,兴冲冲跑到体育馆。

平时总是喜欢赖床的学圌生们也逐渐聚圌集过来,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兴圌奋地窃窃私圌语,有一些还看着金木小声地说着些什么。

金木和英良站在体育馆中圌央的地方,作为各自科目的游圌行队伍一员守在预备区,周围穿着清凉的女孩子们手上还有着粉sè的huā球。

英良还好,囯际关系学科的男生比起女生来还算是多的,但是金木就有些尴尬。

囯文课的男生本来就不多,要从里面选出不会被女孩子们压圌制得太厉害的男生就更不容易了,所以整支队伍里就只有金木和平野两个人,以及外班的三个男生,剩下的全部都是女生,当然也包括今川和小岛蕙香。

金木作为人类存在时就不喜欢和别人说话,更加不擅长和陌生人相处,更别说现在作为喰种的他了,所以他站在队伍前方,拿着旗子——对,金木因为之前的xí圌击事圌件导致短时间内成为校内风云人物从而被选为了囯文科的旗手——目光却是看向体育馆外面。

体育馆门口站了很多穿着ccg战斗服的人,其中或多或少还有几个穿着白sè制圌服的搜圌查guān。

亚门就在其中,而站在他身边的,就是曾经shāsǐ笛口医生、利圌用凉子小圌姐的肢圌体引圌诱雏实的上等搜圌查guān,真户吴绪。

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在看他,白sè头发几近疯狂的男人回头看过来,金木立刻低头掩饰住了自己眼中憎è的神sè,再抬头的时候眼中已经是一片漠然。

无论如何,这次绝对不会让他做出这样丧圌心圌病圌狂的事情了。

“呐呐,金木你在干嘛啊。”英良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囯文科的队伍里,他突然蹦到金木面前,还伸出手在金木眼前晃了晃。

“诶,亚门先生在外面,金木你是想去打个招呼吗?”

金木回过神来,随即一脸无奈:“英,不要随随便便跑过来啊,运圌动会再有几分钟就开始了。”

他指了指旁边笑得一脸狰狞的校学圌生会负责人,那位同学的表情成功地让英良瑟瑟发圌抖了。

“我就是想和金木待在一起嘛。”英良撅起嘴撒jiāo,“反正还有几分钟,等最后一分钟再回去就好,反正也不远。”

如果这是在游戏里的话,周围的人恐怕就能听见这样一段系统提示:

玩家【永近英良】使用技能【苟苟眼level max】向玩家【金木研】发动攻击,触发【要害攻击】、【会心一击】、【bào击】等效果,造成伤害999999+,玩家【金木研】xuè槽清空。

金木实在是拿英良没有办fǎ,只好无奈地点头默认,极力忽视旁边学圌生会成员哀怨的表情。

至于你问那个负责人为什么不直接过来把英良拉回去?负责人表示你是在开玩笑吧就金木研那个秒秒钟ko掉一只喰种的武力值他过去不是找揍吗?!

而金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继续思考如何圌在运圌动会里顺理成章地表现出自己的一部分实力了,要把握这个尺度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按照搜圌查guān养成学校的一般水平,都足够过来碾压这群高智商学坝了,更别说明面上比还在学校的搜圌查guān们强上一筹的金木了。但是要是真的两千米加八千米外加马拉松跑下来脸不红气不喘,恐怕就有点问题了。

更别说那个疯圌子还在外面,有时候搜圌查guān的直觉也是相当厉害的,尤其是这种不知道shā过多少喰种的老资历。

所以金木并没有注意到,英良的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眼睛却是若有若无地观察着门外——他在囯际关系学科的队伍里并不能看到的地方。

比起脑子里有着固有印象、战斗能力bào表的金木,英良更擅长于理性的分析和情绪的直觉性圌感知,在看到那个白头发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这个人绝对有着不低的疯狂因素。

虽然那位看上去就很wēn和可靠的亚门先生就站在那个白头发面前,还一副尊敬仰慕的表情,也抹消不了这个人的危险性,更别说刚刚金木的眼神。

——除了不久前差点就被分shī的喰种先生,老实说英良还没有看到过金木露圌出这种让人遍体生寒的表情。

英良默默把这个人的样子记下,然后贴上了一个“危险的反派角sè”的标签,和他相同待遇的还有前几天bào圌露身份的美食家月山xí先生,顺带一提的是在业内享有盛名的MM先生身上还贴着一个“变圌态跟圌踪狂”的加大加黑加cū标签。

嗯,幸好真户吴绪不知道。

这些搜圌查guān前来的目的当然是众所周知的,在东京市内一切参与人数在一千圌人以上的大型活动都需要报告ccg的曰常事务部,通圌过审核之后才能正常举行,还会被顺便打包一份ccg安保套餐,以维护人类们的生命安全。门外穿着战斗服和“白大褂”的工作人员显然就是套餐的一部分。

而上井大学这样重要的地点,来的人的等级肯定是超过一般情况的,而看亚门先生的样子,白头发大概就是他的上司了吧,是……上等搜圌查guān?那就应该是这次任务等级最高的人了吧。

金木也是这样想的。

但是他们忘记了一件事。

体育馆外,亚门正皱着眉头看着神情严肃的搜圌查员们,低声问道:“真户前辈,请问消息准确吗?”

真户吴绪看了他一眼:“只是有这个可能而已,最近二十区这里可是来了很多还算不错的杂碎呢。”

s级的杰森,bào食者,美食家,还有一个近来慢慢bào圌露在ccg视线中的喰种组圌织青铜树都相当活跃,把20区这个向来安定的地方在短短一个月内就变成了危险程度不下于某些积疾甚久的区域。

在这个时候,他们不能不谨慎。青铜树已经在十三区制圌造了多起惨圌案,sǐ伤者近百,万一在20区再出事,那事情就真的大条了。

亚门其实也知道这些,但是又觉得既然有这么多搜圌查guān,就算那些喰种再疯狂,也不至于在这个节骨眼上主动撞上来。

那是喰种,不是洒圌子。

真户吴绪勾了勾嘴角,用一种奇异的语调说着:“那些杂碎不过是一群为了满足肚子不择手段的家伙而已,只要是想吃它们能够做出任何事来,亚门。”

他的右手手指相互摩挲了几下。

********

对于真户吴绪这个人其实我是不怎么想写也不怎么会写的。

表示超讨厌真户吴绪,这个人基本上就是这个扭曲世界的具现化象征了。

ccg的职责本身并没有错误,因为妻子的死而憎恨喰种也没有错。但是对待和自己同样拥有高级智慧的生物怎么能做出用母亲肢圌体引*诱孩子、在她面前使用母亲的“遗物”的事情呢?

人性的恶,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评论(4)
热度(62)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