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救赎 37. 袭击

37.

体育场的一角猛地响起剧烈的轰鸣声,金木瞳孔一缩,几乎是瞬间到达了英良身边,随后便是紧紧地盯着冒起一阵浓雾的地方。

体育场上寂静了一瞬,但是很快人们的尖叫声就充斥了金木的耳膜,让他有些不适地皱了皱眉。

“我去,开玩笑吧。”英良倚靠着惯性冲到终点线,直愣愣地盯着那边,不过他很快也回过神来,拉起金木就往一边跑。

“东京市内居然有恐怖袭击?开什么玩笑?!防卫厅的那群人是吃干饭的吗?”

是啊,恐怖袭击,空气中弥漫着的硫磺味道可做不得假。

只不过……

金木的视线往体育场外边转了一圈,良好的视力让他能够看到外面依旧弥漫着的烟雾里一晃而过的红紫色物体。

赫子。

这绝非是单纯的恐怖袭击,而是有喰种参与的。上辈子的认知让金木了解到这个世界上的喰种组织实在是有太多太多,即使他已经身为ss级的喰种,立足于整个喰种世界接近顶端的位置,但是依旧窥不到它的十分之一。

而其中人类和喰种联合起来建立的组织,或者说利益共同体就是其中一些很有特色的组织。喰种需要食物、庇护所和隐藏性良好的身份,人类需要喰种的力量,所以看起完全不可能的局面也就顺理成章了。

只是不知道,今天这个组织究竟有什么目的。

“金木,永近,你们没事吧?”今川和平野出现在他们面前,一群学生老师聚集在较为安全的区域内,远远地观望着不时传出枪声的地方。

金木摇了摇头。

“当然没事啊,毕竟爆炸发生的位置离我们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就是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英良笑了笑,不过随即他的表情就严肃起来,“我说,金木。”

“……啊?”

金木有些懵。怎么了?英突然这么严肃?

“刚刚那么危险你干嘛不赶紧跑啊!万一有什么炸弹碎片、建筑物碎块的砸到你怎么办?!”英良不住地摇晃着竹马,神色简直可以用狰狞来形容了,“就算没有被砸到,万一被沙子迷了眼睛呢?万一被人撞到呢?你有没有一点关心自己身体的想法吗?!”

金木被他晃得更懵了。

我根本不会出事啊,英,对面的又不是有马贵将,要真是他我肯定二话不说直接撤退啊。而且你在那儿的话就算有马贵将来了也不能跑啊!

可惜这些大实话完全不能说出来,金木心里暖洋洋的同时也不得不绞尽脑汁地跟英良解释自己“不关心自己身体和生命”的行为。

“我只是太担心英了,再加上距离也很远不是吗?英担心得太过啦!”

其实不只是英良有“对金木研撒娇逗笑战略”这种奇奇怪怪的总结,和英良认识了这么长时间,金木当然也有相当具有杀伤力的“对永近英良安抚顺毛战略”,所以接下来附近的人看到的就是那个一直冷冷淡淡的金木研忽然舒展开眉眼,冲着金发的青年露出一个少见的、温暖如初夏朝阳的微笑。

“呐,我知道了,下次会优先考虑自己的安全的哦?”

这个微笑直接把英良看愣了。

“能……能考虑自己的安全最好了啦,”英良猛地低下头,使劲儿搓了搓自己发烫的脸颊,说出来的话都结结巴巴的了,“毕竟金木是超级重要的人啊!才……才不想让你出事的!”

“嗯嗯,我都知道啦,英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人啊,所以想保护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呢,下次的话英就要保证自己安安全全的,那我也会安安全全的咯?”

嘤嘤嘤,金木的攻击完全没有办法抵抗啊!

不过如果有人站在金木身后,就能看到黑发青年略微发白的发根处的皮肤,已经是通红一片。

这种招数……简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体育馆里面两个人狂撒狗粮,外面的形势却相当危急。

做运动会的防卫工作的,只有ccg和一些普通的警察,这些人对付形单影只的喰种还好,对付数量众多、持有热武器的袭击者?那就不怎么样了。

所以在场的这些无等级的调查员们,绝大多数都已经躺在了地上。

而几个到场的搜查官,包括亚门、真户吴绪,甚至已经离职的上条在内,都和喰种激战着。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一个血红着眼睛的喰种近乎疯狂地攻击着真户吴绪,这是个长相平凡的中年男人,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根本没有佩戴面具!仿佛这次出现,已经是做好赴死的准备了。

而真户吴绪,显然是已经靠着他的赫子认出了这个喰种的身份。

“哎呀,这不是去年趁着那个母喰种被杀而逃走的‘天平’吗?”真户吴绪扭曲着一张脸,狰狞地笑着,“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自己来找死吗?”

“闭嘴!你这个该下地狱的恶魔!我的爱子啊啊啊啊啊啊啊!!!!!!!!”

中年男人听到这句话,姿态更加疯狂了,就连尾赫的形状都粗大了一圈。

真户吴绪嗤笑着:“别告诉我你还在怀念那个母喰种,真可笑,明明是那么恶心的杂碎,居然也伪装成拥有人类感情的样子啊。”

他手中的库因克毫不留情地刺向喰种,武器上反射的光映照出他脸上扭曲到极致的表情。

“明明逃走了,就不要再伪装成自己是人类呢?你们不是只依靠人肉就能活下去的杂碎吗?就应该乖乖去死才对啊!”

喰种一个躲不及,被刺中了腹部,但是他很快甩开库因克,暂时性推开一些。

“你懂什么!你懂什么……你杀了爱子!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哦呀,到这个时候还在……”

“真户先生,我们还是尽快完成这边的事情比较好。”上条用一个受伤搜查官的库因克击退了另一只喰种,神色严肃地对真户说道,“体育馆内部还有很多学生,他们绝对不能出事。”

“……那就只能给你们一个痛痛快快的死法了啊。”真户似乎是有些失望地看了他一眼,手上的动作瞬间加速,原本就只能通过游走勉力支撑的喰种立刻就落入了颓势。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需要力量……我要活下去……

我还要给爱子报仇……我还要回去见莉香……莉香还在家里等我……

对了!

学生……人类……那里面……有人类!

我要……我必须……吃了他们!吃了他们!

喰种一个甩尾,用自身强大的力量逼迫真户暂时后退,紧接着就急速冲向体育馆。

“糟糕!”“拦住他!”

********

今天的永研依旧是甜甜甜的日常呢~~~

小剧场:

金木(微笑):英也是我最重要的人呢

英(倒地不起,流血三丈)

金木(计划通)√


评论(4)
热度(61)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