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救赎 49.

49.

很像?他像谁?

……喰种白发吗?

几乎是一瞬间的,金木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但是紧接着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在眼前的白发搜查官身上感知到任何敌意,而是平素面对人类的温和。

也就是说,没有暴露。

而相比起情商并不是很高的金木,一直凭借直觉辨认情绪的英良得到的信息要更多一些——

有马贵将身上透漏出来的,是淡淡的怀念。

再加上他有几秒停留在金木身上的时间,即使没有听见那句话,英良大概也能猜出一些东西来。

金木和这个什么什么马认识的什么人很像吗?

长相相似的话,最有可能的就是亲人之类的吧?但是英良和金木从小就认识了,很确定不管是金木的妈妈,还是那个所谓的浅岗家的人,都不能说相像到一眼就能认出来的地步。

而父亲的话……英良一直都没有见过。

这个时候有马贵将已经收回了眼神,看向一众搜查官:“走吧,关于这次事件还有一些收尾的需要做。”

青木连忙接到:“关于一周前在21区出现的s级喰种白发,我们现在还没有任何线索,请问需要继续跟进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青木说话的时候似乎看了金木一眼。

听见这番话,有马贵将皱了皱眉,他看了一边的无关人等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出声呵斥。

“继续跟进,不过不要作为主要事件,‘花子’应该也不知道详情,现在的重点是青铜树。”

这样一个特殊时期,即使是一向在危险区域坐镇的有马贵将也不得不出面了。

而这样一段话,就像是特意说给身边两个孩子的一样,可以说是没有丝毫避讳。

“暴食者在20区已经停留了一段时间,但是袭圌击事件反而销声匿迹了,所以她一定有特殊的进食渠道,从这一点入手。”

“杰森必须在一周之内解决,否则这个时间点恐怕会出大事,20区内必须加强防范……”

稳、准、狠,每一句话几乎都切入了致命点,至少金木所知道的上辈子青铜树的行动,和有马贵将预料的相差并不大。

……如果上辈子他们能这样想的话,自己大概也不会有这样的经历和那样的结局吧。

这样想着,金木心底却是波澜不惊。

因为有些事情不必再谈,因为它们本就没有意义。

已经发生的事情即使怨恨也没有用处,而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却也不必怨恨。

只是……真的是这样的吗?

英良见缝插针地举手道别:“那个,各位前辈先忙吧!我们走了哦?”

真户却是回头看他们,说道:“没什么要紧的,亚门最近也需要多多锻炼,金木君和永近君,该不会有什么不方便的吧?”

能有什么不方便的/当然不方便啊死白毛!

金木和英良同时在心里回答道。

“并没有不方便的地方。”金木微微垂眸,貌似恭敬地说道,“既然亚门先生不介意的话,我们也很愿意和亚门先生切磋一下。”

而英良这个时候也想起之前在很多大型公众场合都没有暴露,而且看金木这么坦荡的样子恐怕也有对付精密仪器的方法,不禁松了口气。

不过抱怨还是要抱怨的。

“可是我们不是要去约会吗?”

周围的搜查官们齐齐停顿了一秒,就连有马贵将也有一瞬间诡异的眼神。

金发青年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产生了何等爆炸的效果,他真诚而委屈地盯着金木,配上可怜兮兮的眼神,整个人简直就像是被抛弃了的怨妇。

金木倒是早就习惯了英良的说话方式,红着耳根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拍拍金毛狗狗的脑袋:“英不要把吃中饭说的那么诡异好吗?”

英良痛心疾首:“还有逛街啊逛街啊金木!好不容易闲下来啊!你又长高了你没发现吗?!”

再长高的话我就没办法低头亲你了啊金木!

喂,你还一口都没有亲到就想到了这么复杂的事情吗?!

“明明是英不愿意吃蔬菜所以长不高,所以我以后比英高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金木不也是肉党吗?而且上星期你还逼着我吃了整整七天的蔬菜,金木你虐圌待我!呜呜哇~~~”

金木毫不怜惜地吐槽:“英哭得实在是太假了!”

一旁围观的ccg众:……

“秀恩爱麻烦请到一边谢谢。”青木死鱼眼看他们,觉得自己内心受到了伤害一万点的暴击。

吃狗粮吃的都让她不想帮那个白毛掩盖身份了呢。

“要说切磋的话,”黑发少女僵着脸说道,“我倒是很想和亚门前辈切磋一下。”

“就我个人而言,对于搜查官养成学校毕业的学生还是很感兴趣的。”

对于这句话,金木在离开的路上一直在思索。

对于养成学校出身的搜查官感兴趣……

也就是说,这个青木结衣,是从另外的途径进入ccg的。

而且……

她和有马贵将很熟悉。


**********

其实这个青木你们都认识的哦!

——就是猫咪我啊~~~~~~

评论(3)
热度(61)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