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密室 15.

15.

迷雾似乎消散了些。

连原本充斥四周的血腥味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东京,依旧一片萧索,空气沉闷,没有了一丝一毫的风,也没有任何声音,死寂得就像是一副静态的画。

而且,给人的感觉,比之前的浓雾,更加的死气沉沉。

这样的场景,即使只是静静地走着,也足以让人恐惧了。

不过对于刚刚和永近说开了的金木来说,即使是这样阴森的景象,也没有办法抹消他的好心情。而似乎是受到心情的影响,就连那股子噬心裂肺的饥饿感和身体四周的疼痛感也没有那么明显了。

体育馆距远山家的别墅并不远,只有两三公里的距离,正是一片商业区。由于浓雾的消散,四周的店铺也变得清晰可见。不同于之前在住宅区的是,每家店铺都有招牌,有的字体清晰,有的,却像是在历史中风化了数百年,陈旧得连招牌都抹上一层去不掉的污秽。

字体清晰的那些招牌,金木都有印象。

隐隐约约的,他觉得自己抓圌住了什么,但这一丝灵感也只是一闪而逝。

而这一丝灵感,在他看到所谓“远山家的别墅”时,伴随着“醒来”之后经历的一切,彻底在脑海中扎根。

金木忍不住看了永近一眼,又看了看远山。

“你确定这是你家的别墅?”

“是啊,”远山怀念而警惕地看着熟悉的“家”,眼都不眨地回答道,“以前我经常邀请知月来玩儿的,但是他一次都没有来过。”

他的神情可以说是非常伤心了。

——因为一次都没有来过,所以最后就被关在这里吗?

金木和永近交换了一个眼神,而永近颇有些俏皮地朝着金木眨了眨眼。

“呐呐,金木也发现了吧?”永近小声说道,“老实说虽然在这个地方待过很久,还是有些不适应呢。”

金木看着眼前这个极为熟悉的建筑物,点头。

不过……

“英……”他欲言又止地看着永近,“你……”

永近就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笑着摇了摇头。

“放心吧,过去的都过去了。等到离开这里,我就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告诉金木,而作为回报嘛……”

永近眯了眯眼,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狐狸。

“金木也要把自己的事情都告诉我哦?”

金木愣了一下,只好无奈地摇摇头,半抱怨地瞪他。

“知道了,英这么喜欢八卦早晚变成唠叨的老婆婆的吧。”

永近状似无辜地撇了撇嘴。

“但是我只对金木的事情八卦啊!再说了,”面对着就在十米外的最终boss的所在地,永近没事人一样掰着手指点人头,“董香酱,紫色头发的变圌态,长的傻乎乎的笨蛋大叔,就连西尾学长都到了你身边诶!”

“我只不过和金木分开了几个月,就有这么多人想要拐走你啊笨蛋金木!”

永近一脸的愤愤不平,仔细看还有点委屈。

……我说英,你够了。

金木突然觉得头又疼起来了,不过这次的疼痛并不让金木觉得痛苦,反而还有一丝诡异的欣喜——所以说经历了这么多之后他终于是坏掉了吗?

“你说月山先生就算了……”毕竟我也觉得月山习是个实打实的变圌态,“西尾学长的事情之后会讲给你听的。但是董香酱和傻乎乎的笨蛋大叔是什么鬼啊!万丈先生听到真的会哭的啊!”

“不对,”金木突然捂住额头,叹了口气,“真是的,又被你带偏,正经点啦,英。”

在他们身后看了半天的远山嘴巴张了又张,最后才忍不住发出一个音节:“那个……”

两个人齐齐回头看着他,相似的冰冷眼神让红头发的人类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那个,不要……进去吗?”

永近的眼神再次变得奇怪起来,他和金木对视一眼,然后问道:“你确定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远山有点懵,他的脸色很白,在浓雾散尽后挥洒进来的阳光下显得几乎透明,几乎不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飘渺感,却很符合他从档案袋里钻出来的“幽灵”形象。

但是他依然坚定地点了点头:“当然!我现在还在这里,就是为了救出知月啊!”

“就算会发生一些你无法接受的事情?”

“我已经做好准备了!”这个时候,他反而神情坚毅起来,和那个能够毫不犹豫放弃朋友的人简直不像是同一个人。

——也对。

永近有些阴暗地想着。

——或许真的不是同一个人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位可怜的喰种先生还不算太过可怜。

他继续问道:“即使很有可能会因此消失?”

永近的用词很怪,但是他似乎并没有听出来。

远山这次犹豫了一下,但仅仅几秒钟时间,他就用力点了点头:“……对!我死也要把知月救出来!”

永近有些讶异地挑了挑眉。

对现在的情况也猜到了一多半的金木眼神复杂地看着远山,他回头看了看这栋异常熟悉、并且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建筑,轻声念着:“是啊,毕竟……你是如此想要救出那个人。”

“那么,英,我们走吧,去……救人。”

——我们走吧,去见那个“人”。

门,轻轻地打开了。

这栋建筑内部的摆设和外面很不一样,触目可见的是一片洁白,洁白的地板,洁白的窗帘,洁白的楼梯,甚至连头顶上的吊灯散发出来的光,也是洁白的。

这让金木想起了记忆中充斥着痛苦和不幸、死亡和离别的医院,想起了袭圌击事件醒来之后,第一眼看见的,仿佛没有一丝污垢的天花板。

而事实证明了,看不到的污垢,不代表不存在。

在这一片洁白中,一个黑影静静地站在楼梯口,只露出一双蓝色的眼睛,和一缕红色的发。

这栋建筑物外,三个鎏金的字母方方正正地排列在门柱上。

CCG。

***********

抱歉各位,好几天没更了,开学这段时间三次元确实比较忙啊……

今天是倒数第三更,明天揭露所有真相以及回归现实,不出意外的话,猫咪的这篇文也要完结了。

所以说最后一次机会——

有哪位小可爱能猜出来我的设定吗?

晚安啊各位!

评论
热度(34)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