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救赎 62. 药剂

62.
没有了嘉纳逃跑这一层考虑,加上指挥者的死亡,这些不正常的改造人——或者说是半喰种——在真正的喰种强者眼中简直不堪一击,在金木解决了三分之一的敌人之后,董香和利世也冲了进来,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原本还算干净的实验室已经成了浸满鲜血肉泥和残肢断臂的血腥地狱。
一个试验品从不远处被甩了过来,重重地跌在金木脚下,金木低头看了一眼死状可怖的试验品,轻轻后退一步,白皙的脸颊上依稀有几分血痕,身上的衣服却并未沾染多少污渍。
在所有人里面,他身边围绕的半喰种最多,战斗过后的形象却也最为整洁。
“被解决了呢,这个疯子。”
一道幽幽的声音兀然想起,整个人仿佛刚从血池中走出,黑奈踩着凌乱的尸体,慢慢走到嘉纳身边蹲下,小小地动了动鼻翼,然后她伸出手去,捡起嘉纳的一条胳膊。
她咬了下去。
少女啃噬尸体的动作并不熟练,没一丝肌肉的牵动却足够狠厉。嘉纳的肉在嘴里被极缓慢地咀嚼了几下,然后黑奈对此做出了评价:“好难吃。”
一个在未来会制造无数灾难的人,在这次死亡中得到的评价,只有这短短的一句话。
的确很难吃。
金木没有去打扰黑奈,反而远离了嘉纳的尸体,朝着另外两人走去。
对于金木来说,在嘉纳死去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解脱了。毕竟,以往的经历告诉金木,只有死亡,也只要死亡,一切的一切都将被抹消,不会有丝毫意义存留。
利世已经大快朵颐了起来,赫眼兴奋地露在外面,和最初见面时面对金木时的表情如出一辙,看来在古董的这段时间她饿得可真不算轻。
“哎呀,金木君真是的,我可是还没怎么玩呢。”看见金木走过来,利世撇了撇嘴抱怨着,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停,“啊,味道有点怪,不过胜在新奇。但是金木君在这里让这些都没有味道了啊。”
她幽怨地盯着金木——尤其是肚子胳膊大腿几个肉多的地方——“看着大鱼大肉吃清粥小菜实在是太折磨人了啊金木君。”
董香抱着胳膊倚在一边的墙壁上,右脚踢了一下碍事的尸体,嫌恶地皱眉毛:“你要吃那边一大堆,别来惹麻烦,平时吃这么多还吃,吃吃吃吃吃,你是猪吗?”
利世浑然不在意地舔了舔手指上的血,一边看着金木,近乎拿来下饭的眼神险些让金木觉得自己看到了饭桌上的月山习。
——不过利世小姐和月山先生出现在同一张餐桌上一定会打起来的吧。
“是董香你不懂得食物的美好才对啊,饿肚子可是很难受的诶!”
董香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随即不再搭理她,转而看向金木:“这边要怎么办?烧掉吗?”
金木环视四周,视线在不远处已经被啃食大半的嘉纳尸体上停顿一秒,然后转了回来。
“不,我有一些想法,或许用得上这里的一些东西。”
紫发喰种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
“你想干什么?”
直接忽略了曾经伙伴的赫眼,金木垂眸看着脚下孤零零的脑袋和死不瞑目的神色,淡淡问她:“董香酱有想过,这里这么多喰种,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当然是要出去猎杀……”董香突然意识到什么,“你的意思是……”
“黑奈之前告诉我,他们每天食用的肉,只有少量来自‘失败品’和人类,而更多的,是一种药剂。”金木面对着血泊中倒映的耀眼灯光,将脑海中的情报全部一点一滴地讲述出来,“一种能够为喰种提供能量、作为‘肉’的替代品的药剂,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时候,即使是利世,也暂时放下手里的残肢,神色惊讶地看向金木的方向。
“如果我们得到嘉纳的研究资料和足够的药剂,就很有可能实现‘不猎杀人类而生存下去’的能力,不必偷偷摸摸去寻找死尸,不必冒着风险进行猎食,不必时时刻刻担心被搜查官发现变成箱子……”
金木脑海中浮现出和英良在操场上奔跑的场景,在奶茶店里尽情谈论最近的趣事,谈论未来和梦想。那是,金木还作为人类时最美好的记忆。
“如果能做到这样的话……”
如果里面甚至拥有将喰种转化为人类的线索的话……
“我们所期望的和平,也终有一天能够实现。”
那样和平的生活,会再一次降临到我身上、所有人身上。
似乎是被金木描述的愿景震撼到,董香沉默好久,才深呼吸一口气开口。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告诉店长的。如果你真的……”
董香也有自己的梦想。
作为喰种的她很早就认清了自己的身份,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将杀人犯的称谓加在自己身上,即使陪伴在朋友身边,也时时刻刻都有着会被找到的紧迫感和食用友人同类的愧疚感。如果真的能够不依靠人类的血肉而活着……
利世却在一边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毛。
“我还是喜欢从温暖的肚子里把内脏掏出来的味道呢。”
神代利世是天生的掠食者,从头到尾,从身到心。
谁知道是她喰种的身份造就了她的疯狂,还是她的贪婪决定了她的命运呢?
这个时候,门口出现了一个脸色苍白、穿着睡衣的女孩子。
她茫然地看了看炼狱般的屠杀现场,接着就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似的,在一片正常人见了会发疯的场景中,冲着已经站起来的黑奈歪了歪脑袋。
“小黑,我闻到了很好闻的味道。小黑受伤了吗?还有哥哥也在。”
金木这次敏锐地意识到安久奈白不太对劲,混乱的语序和模糊不清的语义,不过他并没有问出什么,而是微微侧身,给黑奈让出一条路来。
“一点小伤而已,已经好了。”说着,黑奈给奈白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手掌,然后她示意奈白去看黑色头发的强大喰种,“小白,这是金木大人,我们以后就跟随他。”
“叫我金木就好。”金木立刻纠正,英那家伙每天金木大人金木公主地叫着,再来一个自己怕不是可以去羞愧到自杀了,“或者蜈蚣、眼罩什么的都可以,不要太过于客气。”
奈白看着金木,突然弯起眉毛开心地笑了起来:“小白知道了。哥哥就是哥哥,小白有哥哥了。小白好开心。小白还闻到了妈妈的味道,这里还有妈妈。”
利世双手背在身后,用一种完全不符合她本质的优雅姿态优哉游哉地走过来,还凑到奈白身上轻轻嗅了几下。
“妈妈是在说我吗?真是可爱的孩子,呵。不过这样称呼一位未婚女性可是很不好的行为哦。”
利世轻轻摆了摆食指,紧接着她猛地把头伸到奈白面前,鲜红的舌头略显急切地舔舐嘴唇,眼神中的贪婪暴露无遗。
“作为赔礼——介意让我尝尝你的味道吗?我一定会非常、非常温柔的哦!”
然后下一刻,奈白就突然被拽了出去。
“离小白远点!”
黑奈恶狠狠地瞪了利世一眼,对于素有恶名的暴食者没有一丁点的好感,更别说对方刚刚还赤裸裸地表达出对她妹妹不轨的意愿,不敌视才叫见鬼,而且看她新认的首领的样子,也绝不是害怕这个s级喰种的人物,于是她直截了当地对容易受骗的小白兔叮嘱:“小白,她不是妈妈,是坏人,你以后只需要听金木哥哥和我的话就行了,如果这个女人敢对你下手,就杀了她!”
利世故作无辜地露出了委屈巴巴的神色,演技之精湛堪比奥斯卡影帝。
听话的小白兔奈白认真地点了点头。
金木看着他们解决了这些小问题之后,才开口说道:“这些食材给你们七成。黑奈,带我去拿药剂和资料。还有,那个房间还有多少人?”
黑奈确认了妹妹足够了解当下的局势之后,回答道:“是。这里还有十多个喰种,都在那一层的拘禁室,我带您过去吧。”
******
迟到的更新,感谢大家的理解,爱你们么么哒!
嗯,这一章没有多少金木的内容,英总也在下线状态……不过你们要相信,英总无处不在!嗯!
以及预计的黑山羊里肯定会收原创的新人物,所以在这里收人啦~~~~~
黑山羊收人标准如下:
1、你需要实力强大或者潜力很强;
2、你需要热爱和平,至少不喜欢虐待人类和喰种,否则很有可能被首领直接干掉√
3、你需要对人类没有敌视情绪,并且对于首领的人类朋友没有任何敌意,否则结果如上一条;
4、你需要有在人类社会中隐藏的能力,因为首领生活在闹市区并且并不准备搬去乡下;
5、你需要拥有处变不惊的大心脏,以保证对首领周围的搜查官不感到惊讶,否则很有可能被装进箱子。
简历格式如下:
姓名:
性别:
实力等级:
年龄:
赫子种类:
职业:
外貌:
性格:
爱好:
角色定位:
欢迎大家积极报名!

评论(15)
热度(35)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