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短篇 上

上次关键词的小文,因为不太会写h所以只有上半部分……
就当是520的贺文吧!

金木有一个偶像。
不,说偶像或许并不合适,更确切一点,是他一直努力追寻、并竭尽全力想要追上的光,是曾经亲密无间的挚友。
——曾经。
平行时空的概念一直都是科学界和科幻界不朽的命题,作为文科学霸的金木不懂的什么高能物理,但是在永近的熏染下也看过不少科幻小说,所以从永恒的黑暗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思维还停留在自己吃掉英之后的金木,很快就搞清楚了目前的处境。
很显然,这个世界不存在喰种这种生物,但是同样有着它的独特之处。
这里存在着六种不同的性别。
以男女划分大类之后,Alpha、Beta和Omega是新的三种划分性别的方式,看似荒诞不经,但是想到自己原本世界的喰种和ccg之后,他就释然了。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英。

在这个世界永近和他只是普通同事。
从记忆里得到这个信息的时候金木说不清自己是个什么心态。
不伤心是不可能的,但是那满目的血红一遍又一遍在金木脑海中重复着,告诫着他——
离英远点,你这个怪物。
抱着这种复杂的心思,金木拿上公文包,去了公司。
“哟,金木,今天来得还是很准时嘛。”
冲着旁边的同事礼貌性地笑笑,金木坐在格子间里,手上机械性地收拾着办公桌。
——然后他面前就突然出现了一颗金黄的脑袋。
“金木君,早上好。”
一瞬间耳边雷声炸鸣,金木的手猛烈颤动一下,甚至无法呼吸。
英……活着的英……
“……金木君?”
面前阳光俊朗的男人疑惑地重复一遍,略有些担忧地凑近。
“你还好吗?”
金木反射性摇头。
“金木……叫我金木就好……我是说……”话说到半道想起现在的情况,金木连忙转移了话题,“永近总监有什么事吗?”
永近松了口气的样子。
“有一份文件昨天忘记交给总裁了,但是又是今天上午急用的,能帮我交给总裁吗?”
金木摇了摇头。
——就算有问题,他也会让他没问题的。
“那就谢谢啦。”永近挠着头笑了起来,身形和另一个世界的少年重合。他似乎是很忙的样子,说了声谢谢就匆匆转身离去。
金木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叹了口气。
他很清楚,就算再为相似,他也不会是自己认识的……
“刚买的肉排,黑胡椒味,十成熟,算是谢礼哦。”
——牛排要十成熟,黑胡椒味的对不对?有关于金木的事,我可是一清二楚呢!
“……为……为什么要买这个……?”
金色头发的男生困惑地挠了挠脑袋。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金木君……金木你会喜欢这个味道。”
旁边的同事抽出空来挤兑他。
“什么嘛,我看永近你这混蛋就是对我们总裁办的一枝花意图不轨吧!金木这么好的Omega才不会跟你走呢!”
“喂喂,什么叫意图不轨啊!我这可是在关心同事!”
而他们这些话,金木已经听不见了。
“英……”
他哭了。

跟踪这种事或许真的是会上瘾的。
自从上次面对着肉排直接哭出来之后,金木就再也不敢随随便便出现在永近面前了。
他选了一个自认为更加妥帖的方式。
总裁办和人力资源部并不远,永近最近也经常上楼来做事,而在这个时候,金木往往一心二用,一边飞快地处理手里的文件,一边偷偷观察着永近。
——是他的英,没错。
这就是金木观察了永近半个月之后的成果。
而长达十五天的观察+跟踪也让金木对这个世界的永近越发熟悉。
并且,他发现,这个永近越来越像他所认识的那个人,于脑海深处涌动的想法几乎要让金木欣喜欲狂。

这天下班很早。
金木像往常一样跟在永近身后不远不近地坠着,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心里说不出的安静宁定。
只不过走着走着,他就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起来。似乎有一股陌生的热流从小腹蔓延至全身,与此同时,四周的气味也蓦地突兀起来。
事实上金木对这个世界的性别划分并没有什么清晰准确的认知,甚至其他人身上的信息素也被他习惯性当做作为喰种时所闻到的气味。
理所应当的,在这种情况下,他遗忘了一件对于omega来说至关重要的事。
他的发情期到了。
而在一片交织的刺鼻气味中,最为明显的,反而是稍远一些地方传来的,淡淡的、馨香的蜂蜜味道。
那是英身上的味道。
金木略有些迷蒙地想着,过于陌生且猛烈的热度让他下意识地选择了大步跑到前方的永近旁边,紧接着就茫然而无力地抓住了永近的衣角。
“英……我好热……”
永近整个人都懵了。

永近英良对金木研这个人是相当熟悉的。
全公司最受欢迎的omega,总裁助理,国内顶尖大学毕业,而且一直出于单身状态,性格还好到没话说,要不是考虑到本人略显腼腆的个性,以及刚生小孩的总裁母性大发护犊子的行为,每天围观金木递情书的能塞满整层楼。
永近也不例外。
只是他总觉得还有哪里怪怪的,似乎金木身上缺少了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一样。
而他相信,金木研也是一样的。
这种怪异的感觉终结于一天早上,永近再次见到金木的时候。那一刹那,他清楚地意识到,有什么东西被补足了。
而从那之后,他脑子里就不停地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但又很确定属于他自己。
而且,金木开始跟踪他,并且在突如其来的发情期里,倒在了他身上。
——试想一下,你暗恋的人毫无抵抗能力地倒在你怀里,还念着你的小名,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
趁人之危的话,他怕不是个禽兽了。
但是不做的话……你是禽兽不如吗?
而永近……永近对上金木信赖的眼神,默默把内心的小人拍飞。
他选择禽兽不如。

金木醒过来的时候,觉得全身上下都有些酸疼。
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蜂蜜味道,永近正站在门口,见他醒了,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
“金木你醒了?放心,我给你打了抑制剂,已经没事了。”
金木敏锐地发觉永近的脸色有些疲惫。
抑制剂的概念从脑海中涌出,顺带理解了“发情期”“AO”概念的金木整个人瞬间红透。
“……谢……谢谢……”
结结巴巴地说出这一句,金木紧张地拉了拉被子,盖住了自己的下半边脸。
“下次可别再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了……”说着说着,永近莫名尴尬起来,脸上也泛起一阵红晕。
这次结结巴巴的变成他了。
“那个……金木啊……我好像不小心做了点错事呢啊哈哈……”
金木疑惑地看他。
“就是……时间有点来不及……所以在用抑制剂之前……我临时标记了你诶……”
金木身上的色度又加深了一号。
“没……没什么……本身就是我的错……”
谁知道永近连忙摆手,义正言辞地批判:“错的分明是这个世界才对,谁知道这些奇奇怪怪的性别是什么东西啊……”
金木的指尖颤动一下。
“……英?”
永近笑了起来。
“是我哦,金木,没想到永近侦探会这么锲而不舍对吧?嘛,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我可不能没有你啊。”
于是时隔半月之后,永近总监再次弄哭了金木助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7)
热度(44)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