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救赎 63.

63.

囚禁一个喰种需要做些什么?

——只需要十毫升的药剂,名为rc抑制剂的溶液就会将一个s级的喰种牢牢地钉在原本毫无威慑力的水泥地面上,让他们死狗般瘫倒在地,甚至当你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会因为这里恶劣的环境而恶心异常。

黑奈打开大门之后,金木看到的就是十多个喰种脸色蜡黄地倚靠墙壁一一倒下,其中状态还好的已经艰难地做出了警戒的姿态,而状态最差的,已经躺在角落里一动也不会动了。

“又来……新人……吗……”棕色短发的年轻男人艰难地倚靠着墙壁,一字一句地说了出来,“作为同类的你……不,你们……还真是……”

金木注意到他在有意识地遮掩着身后的物体,而接触到金木的目光,男人下意识往那个方向又挪动一丝,接着就意识到什么似的僵住了。

“如果我们的身体恶化到一定程度也不利于你们的实验吧?”另一边约莫有二十多岁的女人也沙哑着嗓子开了口,很明显有一段时间没有喝水了,不过比起那个棕发男人来说还算不错,“现在的喰种很难抓的。”

这两个人,已经是这里状态最好的了。

“请不必担心。”

观察了他们几秒之后,金木语气平淡地开了口。

“我并非嘉纳的手下,准确地说,我刚刚才送他去了地狱。”一句话,好几个人都惊讶而费劲儿地尽量支起身子看了过来,“你们现在自由了。”

喰种们的眼中闪过名为希望的光芒。

“请……请给我吃的!求求你!我好饿……”

一个喰种大概是饿狠了,几乎是立刻就相信了金木的话,甚至侧过身子来用攀爬的姿态来努力凑到金木这边,祈求着哪怕一丝的食物。

但是大多数人还是相当警惕的。

“我们怎么相信你?”棕发男人低声说道,“那个女孩……是她把我们抓进来的。”

这次不等金木开口,黑奈就冷着脸开口,语气可谓是相当不好。

“是你们太弱了。如果不愿意相信的话我们大可以直接走人,真希望你们能直接死在这里。”

喰种们警惕的姿态更甚了。

金木暗自摇了摇头,用一种相当礼貌的姿态解释道:“我这次是和古董的‘兔子’一起来的,即使你们不相信我,总该相信安定区吧?”

事实上,在东京范围内,安定区作为掌控一区的喰种组织还是相当有名的,至少只要不是失忆或者脑子有坑的喰种都知道这样一个致力于帮助弱小同类的和平组织。这些喰种显然也不例外。

黑发女人松了口气的样子,还是客客气气地提出请求:“请让那位大人屈尊过来这里一下可以吗?毕竟我们现在的情况……”

现在的情况?的确,一个空荡荡没有任何家具和装饰的房间,甚至没有卫生间,被黑色的墙纸层层覆盖的墙壁再加上完全糊住了的窗户,只要关上大门,就是一个全然黑暗的世界。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里的情形并不比他当初在青铜树基地的穹顶下的待遇好很多。

所以金木相当理解地点了点头。

不过他只是让黑奈下去了一趟,然后就走了进去,完全忽略了里面恶心的气味。他停在棕发男人身前,看不见周边喰种微微颤动的肌肉似的微微弯下腰。

“这样的环境小孩在这里不太好,要我先把他抱出去吗?”

被棕发男人竭力挡在身后的,正是一个小男孩。

看到男孩的同时,金木的目光瞬间停留在男孩苍白的头发上,脑海中一阵恍惚。

这让金木瞬间想到了自己。

天生的白发很少有像金木那样的,苍白,无力,如同枯萎的野草般,没有一丁点生命的气息。金木隐隐知道了小男孩发色的来源。

不到十岁的男孩睁着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金木,眼神中没有丝毫畏惧,反而是一片全然的天真和平静。

棕发男人下意识回绝。

“不行!”

但是随即,他意识到面前这个少年是他们唯一的救命稻草,所以他颤抖着又接上了一个短句。

“他太小了,我们不放心。”

黑发女人静静地往他们身边又挪了挪——丝毫没有想到金木身后就是这个房间唯一一个出口。

幸好,董香很快就过来了。

一看到屋子里的景象,先是被刺鼻的气味激得一皱眉头,紧接着性格火辣的兔子就开了口。

“该死……!这个垃圾!就不应该让他死得那么痛快!”

“为了防止出现变故,还是小心些的好。”金木淡淡地接了一句,给她让出了位置,“你来和他们沟通吧,董香酱。”

董香朝着他点了点头。

“我是兔子,有什么事吗?”

说着,董香还把自己的赫子露了出来。

面具可以伪造,身份可以伪装,但是一般情况下,每个喰种的赫子都是独一无二的。

囚徒们的紧迫瞬间消散了。

“多谢!”女人终于显露出一个微笑,全身的肌肉也都放松了下来,“我是藤原结衣,一名外科医生,谢谢你们救了我们。我还以为自己要死在这儿了呢。”

一直僵着脸的男人也松了口气的样子,甚至冲着金木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

“我是中村真吉,是个普通白领,多谢。很抱歉刚刚误解了你,这位……”

“蜈蚣。”金木回答道,“叫我蜈蚣就好。那么这个孩子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似乎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小男孩身上。

中村真吉的眼神中带上了痛苦。

“他叫艾连,是他妈妈亲手递到我手上的,只有十岁。”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歉意地看向黑奈。

“其实刚刚我说错了,黑奈小姐一直有给小连送吃的,要不然这孩子也坚持不到现在……”

顿时周围人的眼睛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诧异。

而面对这样的情景,黑奈只是轻轻说了一句:“这孩子不是我带进来的。”

不是她,那就只能是奈白了……

金木看向身后不远处静静站着的奈白,又把视线转了回来。

“走吧,带上需要的东西,然后烧了这里。”

金木不喜欢这个地方,或者说任何与死亡相关的事情都不怎么能惹他喜欢,更别说这里还是他一世悲剧的源头,而实验室里那些东西也不是能够随随便便透漏出去的,所以当时要一把火烧掉了事。

一句话却惹来了董香惊讶的注视。

“你不是想组建一个势力吗?这个地方就不错吧?”

虽然同样很厌恶这个地方,但是怎么说还是没有那种感同身受的想法,所以这个时候的念头自然是把身为学生一穷二白的金木用基地武装起来。

而且黑奈奈白的房子确实不错。

单看嘉纳在这里隐藏了这么长时间就知道它的隐蔽性很好,地方也足够大,并且距离上井并不远,的的确确是一个理想基地的标配。

但是……

金木又看了看身后尝尝的走廊,回头的时候正巧对上黑奈暗含期待的眼神。

不管怎么说,对于这对姐妹而言,这里都是唯一的家,唯一的栖身之所。

……金木同意了。

“……嗯,我知道了。”

他缓慢地说着。

“这里以后,就是我的基地了。”

不知为何,其他人看着金木,总有一种感觉——自己在见证历史,而且是历史中重要的里程碑。

一个声音打破了这股寂静。

“请让我也加入吧。”角落里的女生语气虚弱地开口,眼神却是异常坚定。

“我不想……再这么弱小下去了……”

***************

感谢来自于狐言和元元的人设,爱你们么么哒~~~

接下里英总就能出场啦~~~


评论(8)
热度(46)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