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交换 2.出院

2.

醒过来的第二天,永近的身体状况已经允许他吃一点东西,而不是天天打葡萄糖点滴。

对此永近十分开心地比了个剪刀手,不合常理的回复速度却让金木的心沉了下去。

“哟西,终于能吃东西了!”永近被金木扶着坐了起来,眼巴巴地盯着金木,“我快要饿死了啦金木!”

金木无奈地敲了敲某人的脑门,回身吧把架子上的碗端了过来。

看到是什么的时候永近整个人都灰暗了。

“居然是白粥……我想吃m记的烤鸡啊QAQ”

金木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英你现在这个状态除了这个什么都吃不了!”

在永近看不到的地方,金木的手指剧烈地抽搐着。

一定要能吃啊英!一定……一定要……

金木内心呐喊着,即使已经知道了主治医生就是他曾经的医生,疯狂的科学家嘉纳明博,在看到最后的结果之前,他依旧抱有着微小的希冀。

如果……一切都是……他想多了……呢?

在金木的目光下,永近不开心地嘟了嘟嘴,还是张开嘴接受了金木放到他嘴边的白粥。

然后他直接吐了出来。

“这家医院的营养餐也太难吃了吧!”

金木端着碗的手剧烈地颤抖起来。

他机械性地放下碗和勺子,呼唤护士来收拾一下脏被褥,和永近告了别。

在希望之后,往往有更深的绝望。

他要去做准备了。

准备好……英的食物。


永近出院的时候已经意识到哪里不对了。

匪夷所思的恢复速度,恶心难吃的普通饭菜,突兀增大的力量,还有金木身上传来的,以往根本闻不到的,让人发疯的鲜香气味。

如果到了这种程度还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的话,他怕不是被那个喰种把脑子给啃了。

但是金木……他的金木……

永近心中蓦地一紧。

事实上,直到现在他还很庆幸经受了这一切的事他而不是金木——

想也知道那笨蛋遇到这样的事情会有多害怕啦!要是那样的话他永近骑士岂不是失职了?

金木那么温柔的人,一定会很痛苦吧?

但是……现在这样危险的自己……真的能留在金木身边吗?

这样想着,永近跟着金木走回了家里。

然而刚打开屋门,永近就敏感地闻到了一股奇异的味道,那是属于人类血肉的气味。

他心中顿时一凛。

这个家里,除了他和金木以外,一个月内根本不会有第二个人!更何况,那股味道,甚至比他身边的金木还要浓郁!

当然,气味的品质就差太多了。

“我昨天刚买了新鲜的食材,英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去做饭。”

金木一边脱鞋一边说道。

永近下意识拉住了金木,惹来小伙伴奇怪的眼神。

“那个……我说金木啊,我突然想起来有东西落在下面了,我们去拿一下吧!”

金木显示出一副疑惑的样子,继而却沉默下来。

“这里没有别的活人。”

他说。


评论(14)
热度(36)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