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写手一枚,擅长挖坑,缓慢填坑
永研本命,周叶不离,瓶邪王道,同时萌各种冷cp~~~~~~~~
——我知道啊!那种事无所谓啦。快回去吧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永研)密室 17. END

17.

你有过这种经历吗?有一天晚上你做了一个梦,在那个梦里见到了一个朋友,第二天的时候却发现那个朋友详细地描绘出了梦中的场景。

不同人梦见同一件事,类似场景,类似情绪的时候,我们习惯是归纳到心灵感应的范畴,但实际上是平行宇宙的一个常见状态。而对于拥有相似经历、接收过相似刺激的人来说,也有可能引发这种“共振”效应,即使他们很有可能并不相识。

不管是空无一人的东京,金木异常的感官,不合常理的怪物,幽灵一样的远山博人,只依靠自身记忆呈现的街道细节,空白无一字的书籍,都清晰地表明了他们其实就是在一个梦里的事实。

只不过,这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

永近通过这些猜到了很多事,但是他也不太清楚,远...

(永研)密室 16.

16.

一片寂静中,远山的大吼便尤其刺耳。

“知月呢?他在哪里?你快放了知月!”

永近丝毫不顾及同盟关系,干脆利落地翻了个白眼,开口吐槽:“没有漩涡鸣人的实力,也没有他的运气,谁给你的信心这么干?”

远山回过头来,一脸的迷茫。

楼梯上的黑影轻笑了一声,莫名的,在场所有人都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极度的嘲讽意味。

“你还是这么天真。”沙哑的声音从兜帽下传出,刺耳得让金木微微皱了眉,说出的话也极为尖刻,“你以为,现在的你,真的能救出那个喰种?”

而这样的话换来的是远山不假思索的回答:“我们都已经走到这里来了!当然能把知月救出来!”

他没有注意到一旁的金木和永近复杂的眼神。

永近决定主动...

(永研)密室 15.

15.

迷雾似乎消散了些。

连原本充斥四周的血腥味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东京,依旧一片萧索,空气沉闷,没有了一丝一毫的风,也没有任何声音,死寂得就像是一副静态的画。

而且,给人的感觉,比之前的浓雾,更加的死气沉沉。

这样的场景,即使只是静静地走着,也足以让人恐惧了。

不过对于刚刚和永近说开了的金木来说,即使是这样阴森的景象,也没有办法抹消他的好心情。而似乎是受到心情的影响,就连那股子噬心裂肺的饥饿感和身体四周的疼痛感也没有那么明显了。

体育馆距远山家的别墅并不远,只有两三公里的距离,正是一片商业区。由于浓雾的消散,四周的店铺也变得清晰可见。不同于之前在住宅区的是,...

(永研)密室 14.

14.

喜欢?

英喜欢我?真的吗?

他真的……喜欢我这个怪物?喜欢金木研这个古怪到不可思议的家伙?

我……也喜欢英啊!

和我做朋友的英,送我礼物的英,陪伴我的英,喜欢傻笑的英,为了我努力考上上井的英,因为我打架的英,不害怕我是喰种的英,我唯一的容身之处的英,太阳一样的英……

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回到……英的身边……吗?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这,就是我一直以来渴望的啊!

但是……但是怎么可以呢?

英,这么光明的、温暖的存在,怎么可以被自己拉进那样黑暗的、阴冷的、毫无生气的深渊呢?

金木研是怪物,但是永近英良不是,他应该永永远远站在阳光下,永远开开心心地笑着,而不是为了自己悲...

(永研)密室 13. 回到我身边

13.

说金木现在的状态很糟糕就已经是个错误了,准确地说,是不能再糟糕了。

似乎长久以来积累的所有痛苦和饥饿都在一瞬间爆发出来,指甲被生生拔出的痛苦,耳朵里被塞进蜈蚣的痛苦,独身一人的痛苦,如同无处不在的空气一样,死死缠绕在金木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硬生生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金木露在外面的肌肤并没有一丝伤痕,但是在永近看不到的地方,大大小小的划伤咬痕深可见骨,却全都在不影响战斗的情况下仅仅处理了流血状况,血色的肉直接接触到质地坚韧的作战服,黏腻的感觉让人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他现在不能浪费力量在这种事情上。

虽然,最严重的一处伤势甚至已经接近了他的心脏,那是在金木被脑中疼痛折磨得难以集...

(永研)密室 12. 失散

12.

血……

全都是血……

怎么会有这么多血……

我在哪里……

这里……是哪儿?

饿……

好饿……

怎么会这么饿……

好想吃东西……

这里是哪儿……

金木挣扎着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浓郁的白雾。

他下意识屏住呼吸,就好像雾气中有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下一刻,记忆逐渐回笼。

没有实体的怪物……越来越饥饿的感觉……脑浆被蜈蚣搅动的痛苦……

金木痛苦地死命拍打着右耳,脑子里被搅动的感觉却愈演愈烈,剧烈的疼痛甚至让他忍不住在地面上翻滚起来。

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只蜈蚣被拉了出来,上面甚至还...

(永研)密室 11. 一夜

11.

图书馆的大厅里,一片空荡荡的,只有两个角落,有着微弱的呼吸声。

这里的时间正处于一年中的秋季,温度已经开始下降,而在夜晚来临的时候,室内也就变得尤其寒冷。

永近已经睡着了,并且睡的很沉,脸上却还带着温暖的微笑。

金木看着永近的表情,不自觉地也微笑起来。

很久没有和英一起睡了呢……虽然姿势实在是有些奇怪就是了。

整个人被永近搂在怀里的金木靠在永近的胸口,听着有力的心跳声,有点脸红地想着。

不过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

莫名其妙来到一个奇怪的地方,空无一人的街道和建筑物,让人思维混乱甚至发狂的罐子,突如其来的浓雾,虚幻的人影,还有那个漏洞百出的故事……

最重要的,自己的味觉...

(永研)密室 10. 一定要答应的事

10.

似乎是被他们的宣言震惊了,对面的红发男生怔愣了好一会儿,才苦笑出声。

“你们说的没错……终究,我还是那个懦弱怕死的远山博人啊。”

他继续说了下去:“那天之后,他的身份被发现了,然后有关于他的一切,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我曾经想过要不要去他曾经住过的地方去找他,但是那个地方所有人都知道不会留下任何线索,他也绝不会回来束手就擒。”

“我再一次见到他,是在相似的场景下。”

红发的少年露出了回忆的神色。

“那个炸弹狂,一年之内在十五区制造了三起爆炸案。”

“很不幸的是,其中有两次,我都在爆炸的中心——每一次。”

他的脸上浮现出后怕。

“第二次遇到爆炸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

(永研)密室 9. 远山博人

9.

图书馆内部就像是刚刚建造的一样,不论是墙壁还是摆设,都光洁如新。

走过门口的大厅,就是一道宽阔的走廊,走廊两边是通往不同图书室的门。

金木走在永近前面,作战靴在瓷质的地砖上敲下清脆的响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回荡消失,外界的雾气逐渐弥漫了进来,速度很慢,但是已经有一种云雾缭绕的氛围。走廊上的灯很亮,但就是这种亮,更为这些雾气添上了几分诡秘。

金木和永近想要去的档案室在走廊尽头偏僻的角落里,有一扇很不起眼的小木门。

“英,后退。”

金木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到永近已经退得远了一点之后,才伸出手,轻轻推开了那扇门。

“吱呀”一声,门开了。

门内是一排排书架,和外面的一样,并不显得陈旧。...

(永研)密室 8. 图书馆

8.

整个世界都被一片浓雾掩盖着。

金木拉着永近行走在这片浓雾中,依靠着自身优秀的反应能力和视力一步一步地往目的地走去。

他们要去的图书馆,位于教学主楼北方五十米左右的位置,距离并不远,普通人全力加速也能在十秒之内跑到,问题在于,现在他们的视野受到了很大的限制,而身边的浓雾中,又不知道隐藏着什么样的风险。

更重要的是,金木现在不能随便浪费自己的体力。

幸运的是,他们有惊无险地到达了图书馆门口。

就在他们到达图书馆门口的时候,永近口袋里的本子再次散发出微弱的光。

“2008年6月20日,今天好不容易把这家伙拉到图书馆复习了,要我说有那么好的社会环境你个混蛋为什么不好好上学啊?!整天...

© 街道上的流浪猫 | Powered by LOFTER